蒋介石二休三娶是为了革命?

2018-03-25 | 见丰网
阅读(

蒋介石二休三娶是为了革命?

爱情就像两个人的战场,你来我往也需要投机策略的运用。蒋介石就是一个深谙于此道的高手。作为一个万众瞩目的‘领袖’,他的感情生活暴露在公众的视野下,和几个女子的情感过招,也显得有声有色,招招精彩,其中不乏情场投机技巧。

宗字诀

--在中国人的传统中,孝是一个上顶天,下顶地的东西。因此必须在行为上成为孝的表率,才能得到更多人的拥护和信任。所以蒋介石在感情中,也往往用孝字打头,来掩饰自己的多情和薄情。但实际上,这种虚伪的掩饰只是让更多的痴情女子为蒋介石而受伤。

◎用孝顺的招牌打掩护

在历代官场上,一个人如果以孝顺父母闻名乡里,那么他进入仕途的道路就相对平坦;但相反,如果他是一个弃父母于不顾的不孝之子,即使他拥有很高的才华也会让人嗤之以鼻。因而大凡想要出仕为官的人都大力标榜自己的孝行,在取得官位以后,也要延续此道,以获得同僚的尊重、下属的称赞以及上司的赏识,从而获得更多向上攀爬的筹码。

蒋介石深知孝道的重要,并以此为掩护,停妻再娶。

蒋介石九岁丧父,家道中衰,其母王采玉守寡26个春秋,把所有精力和希望都倾注在儿子的身上,夙兴夜寐,勤俭持家。她是对蒋介石少儿时期,乃至一生影响最大的人。蒋介石对母亲也是极为孝顺,然而他的孝顺更多的是做给外人来看,为了笼络天下人心,博取好的名声,他竟然打着孝顺的招牌做出休妻的惊人之举。

1921年6月,蒋母溘然长逝。11月在其妻毛福梅料理完婆婆的丧葬大事后,还没喘过气来,便从儿子那里转听到丈夫蒋介石关于休妻的训示。其中一段是:“余18岁立志革命以来,本已早置生死荣辱于度外;唯每念老母在堂,总不使以余不肖之罪戾,牵连家中老少,故每于革命临难决死之前,必托友好代致留母遗禀,以冀余死后聊解亲心于万一。今后可无此念……”

训示中蒋介石的意思是从前革命的时候,都因为有高堂老母而不能尽力而为。如今高堂已去,就可以毫无后顾之忧,勇往直前,不必担心连累家人。同时为了不连累发妻毛氏,他决定要休妻为革命。

而实际上,毛福梅并非不知道他的真实意图。蒋介石休妻的打算不是在母亲去世之后才做的。他的目的也并非为革命,而是为了娶当时和他关系亲密的陈洁如做合法妻子。表面上,他在名义上宣布与发妻毛福梅和妾姚冶诚断绝夫妻关系,彼此关系转成兄弟姊妹关系。但不久之后,蒋介石与陈洁如在上海结婚了。

蒋介石的孝顺是具有复杂多面性的。虽然他时时以孝顺标榜自己,然而在遇到人生重大选择时,他也不会唯母命是从。当年他想要去新式学堂学习科学知识时遭到了蒋母的反对,她希望儿子能学做生意振兴家业,然而蒋介石坚持己见,在妻子的支持下继续求学,从而获得了更多的见闻和知识;蒋母临终的时候一再叮嘱蒋介石要终身善待原配妻子毛福梅,否则九泉之下,不能见谅。然而他最终还是“文明离婚”而迎娶宋美龄。

蒋介石的原则就是:我可以用孝顺来为自己博得好名声,而一旦所谓的孝道成了我攀爬路上的绊脚石,我会想法设法地踢开。对待感情也是一样。

◎表面革命,内心传统

蒋介石虽然常表现出革命先行者的姿态,但内心却保守有传统的规范和标准。有时候甚至会有一些封建思想的残余。

他早年追随孙中山,崇尚三民主义,无疑是革命的急先锋。他两次离婚,三次重娶,这在当时是很少见的。他积极寻求西方支援,观念开放,能够和宋美龄完全西化的生活方式并存融洽,都表现出他的开放心态。但是他的骨子里却有浓重的儒家思想。他用革命的姿态俘获了众多女士的芳心,同时又以相对保守的内心,良好地维持着他们之间的秩序。

蒋介石为了能和陈洁如在一起,对毛福梅说他是为了革命才不得已休妻,在抛弃陈洁如时更是说是为了更好地革命才选择宋美龄;他还为了迎娶宋美龄而积极地加入基督教,摆出一副追赶世界潮流的架势,他无论从行动还是言语上都做足了功夫,让人们都以为他是一个热爱革命,并且是一个可以为了革命而牺牲自己的人。

蒋介石虽然在表面上摆出一副革命的姿态,但内心里还是有自己的原则。蒋介石虽然信了基督教,但他骨子里还是封建社会的那一套,并没有因为信仰的改变而有什么实质性的变化,他内心里是有原则的,他善于维持宗族的秩序,他可以很好地处理妻妾之间的关系,也可以用封建的伦理道德维持父子之间的良性发展,他是一个内心极为保守的人,在很大程度上,他不是想做中国的华盛顿,而是想做中国的拿破仑,他想做一个统一的国家的至高无上的统治者,这一点决定了他无论怎样革命,都必定是一个独裁者。

在该表现出革命者姿态的时候革命,在该保守的时候保守,这是蒋介石独有的应变之道。在公众眼前,蒋介石永远慷慨陈词誓将革命进行到底,而家族里,他是用封建的伦理道德在指挥一切。

总之蒋介石的原则就是:革命是宣传用的外壳,儒家思想是深藏不露的根本。当我需要哪种方式为我所用时,我就选择哪种方式。

◎坚持宗族长幼有序

在古代中国宗法制度严格的时期,婚姻更多的是为了宗族服务,家族的利益在其中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在蒋介石眼里,维持蒋家宗族的秩序极为重要,即使他对待生命中曾经明媒正娶始乱终弃的三个女人,也依然是极力维持着尊卑秩序的井然。

他遵照母亲的意思,始终把温柔敦厚的毛福梅尊为长房,而毛福梅也确实做到了一个好儿媳所做的一切。蒋介石与毛福梅名义上离婚,但实质上他一生仍然把毛当做他的原配夫人敬重有加。对于妾室姚冶诚,他把养子蒋纬国交与抚养,另一方面也是承认姚氏在蒋家的地位;他和宋美龄的结合,使得二夫人陈洁如的存在不再名正言顺,因此他把陈洁如送到国外学习,目的也是为了维持家中秩序的和谐。这最终保持了蒋家几房妻妾和平共处,并没有招致太多的非议和口舌。

在对子女的教育中,也可以看出蒋介石对宗族伦理的重视。他把伦理教育寓于接受知识的过程中,使学知与做人有机地结合起来。他给年幼的儿子蒋经国开的书单里,最主要的是四书,尤其是《孟子》、《曾文正公家书》。他期望蒋经国“不愧为蒋氏之子”,成为治国之才,而“治国”,始于“治家”。“齐家”的标准,“在家,对亲需要孝顺”。他效法曾国藩对自己的子弟的训诫,要求自己的儿子,在承袭传统道德上成为模范。

而作为蒋介石的太太,宋美龄虽然对蒋介石的事业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但她不担任政府公职,不参加正式高层决策会议,她只愿以蒋介石私人秘书的身份,对外从事政治活动。关于这一条,蒋介石也是深以为妥。他认为,如果夫人也公开搞政治,难免给人以“妇人干政”的印象。事实证明蒋宋的婚姻正是这样秩序井然地走过了几十年的风雨,宋美龄陪伴蒋介石走过了他最为辉煌也最为艰难的日子,直到他生命的终结。

正因为蒋介石很好地处理了父子、夫妻、母子之间的关系,以长幼有序,内外有别的要求来约束和规范自己的家庭成员,才最终打造了中国民国时期的第一家族--蒋氏家族。这第一的成就不仅是因为他们家族的政治地位,更是因为蒋介石对宗族的重视。

儒家讲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蒋介石深知只有家族的秩序稳定了,他才能更好地治理整个国家。

◎让几任妻妾各司其职

蒋介石虽然在表面上一直保持一夫一妻的传统,但实际上在他的生活中,凡是他垂青过的女人,都还在他生活中保留一定的位置。而要让几个女人不相互吃醋,不破坏自己的革命者的形象,维护一个稳定的家庭范围,蒋介石动起了脑筋。他采用的办法就是把几任妻妾安顿在不同的地方,赋予不同的任务。通过这种分工的方式,保存了自己一夫多妻的婚姻实质。

早先为了迎娶陈洁如,蒋介石休掉了毛福梅和姚冶诚。但是实际上,他的原配夫人毛福梅依然占据大太太的位置,数十年如一日在蒋家的丰镐房中当家。蒋介石与陈洁如婚后第三天,就带她回溪口老家拜见原配毛福梅。毛陈相见,即以姐妹相称,陈洁如对毛福梅也是十分尊敬和恭谦,自觉以秘书的身份随侍蒋介石左右。毛福梅以不变应万变,对陈洁如也十分礼让。稳重的妻子坐镇家乡,帮助他传宗接代,稳定宗族;聪明美丽的妾随他在外创业,助他事业有成。蒋介石不让她们在一起,这样避免了很多矛盾,并且让她们知道妻妾名分有别,不逾规越矩维持家族的秩序。

另一方面,蒋介石让每个妻妾对自己的孩子都视如己出。毛福梅亲生的儿子蒋经国10多岁和蒋纬国一起到上海,拜见了陈洁如,将她称作“上海妈妈”。他在上海先后就读于万竹小学和浦东中学,常由陈洁如照顾。陈洁如是个知书识礼的人,对孩子很爱护,不时买些衣物玩具馈送。尤其对懂事沉稳的蒋经国,更是疼爱有加。于是孩子们非常喜欢这位陈家姆妈。而蒋介石的养子蒋纬国4岁半那年,则随蒋介石回到奉化溪口,交由姚冶诚抚养。他称姚氏为“养母”,称毛氏为“娘”,称王太夫人为“祖母”。姚氏没有文化,心地却善良,视纬国为亲生儿子。蒋纬国成人以后,也视姚氏为生母一般。陈洁如和姚冶诚都没有自己的孩子,她们把这份母爱都给了不是自己亲生的蒋介石的孩子,彼此也就很轻易地维持了亲密的关系。

后来,蒋介石在宋氏家族的压力下,口头上和毛、姚、陈都断绝了关系,重娶了宋美龄。但是暗中,他对这几个夫人仍然是加以照顾。毛福梅一直在老家奉化,宋美龄跟蒋介石回乡,也只能装作不知情,避而不见。陈洁如被蒋介石送往国外求学,但是却私下暗通款曲,陈洁如回国后也暗中联系。宋美龄虽然知情,但是却没有因此和蒋介石撕破脸,依然维持着家族的伦理。

可见蒋介石的原则是:让妻妾各司其职,不在家庭内部制造矛盾。

色字诀

--真正的英雄并不怕和“色”字沾边,而大多数有英雄情结的男子更以“美人配英雄”为人生一大追求。蒋介石也不例外。就连他青楼嫖妓一事,也做得是尽人皆知,毫不避讳。

◎给风流披上道德的外衣

中国的封建文人常喜欢流连于歌楼妓馆,与妓女酬唱对饮。他们对自己的这些风流举动常会给出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宣称在政治斗争严酷的环境里只有那些青楼妓馆才是他们灵魂皈依的处所,而那些空虚无助的青楼女子们也需要他们的拯救,这俨然成了“英雄救美”的传奇了。

蒋介石虽为一个革命者,但是也曾经流连青楼。他正是在青楼巧遇娘姨姚冶诚,与之发生感情,后来纳她为妾。

但是这件事在蒋介石的口中却演变成另一个版本。蒋介石对二夫人陈洁如是这么说的:“1916年刺客到处寻找我,要刺杀我,我藏身于苏州的‘苏州乐园’。在那里,经人介绍我认识了做歌女的姚氏。她是一位娇小玲珑的美女,长得很迷人,我和她成为很好的朋友。有一个对她感兴趣的有钱人大发醋劲,几次警告我不要和她来往,并当着众人的面,让姚氏表示和我分手。当姚不答应时,那个家伙竟将一盘鱼翅菜扣在姚的脸上,姚被烫伤了。我闻知十分愤怒,决定把姚带出那家乐园,纳为侍妾。姚对我的举动十分感激。”单纯的陈洁如对蒋介石的故事深信不疑。于是蒋介石就把自己纳妾的丑闻改头换面成“英雄救美人”的故事了。

另外,蒋介石每次为了迎娶新人,也都是用道德的外衣掩盖自己的风流。他为了能和陈洁如在一起,想要休掉毛福梅。就在毛福梅帮助他办完蒋母的丧葬大事后,蒋介石对她及两个儿子去信说:“余葬母已毕,为人子者一生之大事已尽,此后乃可一心致力于革命,更无其他之挂系。余今与尔等生母之离异,余以后之成败生死,家庭自不致因我而再有奔波。余十八岁立志革命以来,本已早置生死荣辱于度外……”从前有“七出之条”,现在蒋介石成功而冠冕堂皇地炮制出了“为了革命而出妻”的“第八条”!这真是百思不得其解的奇谈怪论。而蒋介石偏偏就发挥厚黑之人脸厚心黑的本事,给他的风流披上道德的外衣,让人哭笑不得无法反驳。于是蒋介石就是既抱得美人归,又为自己铺垫下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名号,完全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传承已久的“七出之条”为男子的风流披上了道德的外衣,使女子永远处于被动的地位,丝毫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还有很多的“陈世美”是为了自己的事业前程而另结新欢,而抛弃自己的结发之妻。而一些柔弱的女子往往也会信以为真地替丈夫的前途考虑,让位于别的女人,让婚姻结束于荒谬的谎言。而蒋介石完好地继承了这些“优良品质”,给他的每一次风流都披上了道德的外衣。

◎另一半可以衬托自己的身份

普通人都会认为只有权力、地位、金钱,甚或是豪宅、名车、名表可以衬托一个人的身份。但一个人选择的伴侣实际上也能体现出自己的身份和地位。蒋介石就是一个深谙此中之道的人。

民国时代,很多军阀或政客都从旧式婚姻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转向了新式婚姻的自由恋爱。他们的原配往往都是没有文化的乡下姑娘,而新妻子则一般都是能写会算、追求进步的新式女人。蒋介石是玩转政治的高手,自然知道,一个优秀的夫人能够在内政外交上带给自己多大的帮助,因此单单把迎娶宋美龄看做是满足他自己的私欲是片面的。这场婚姻更多是为了政治上的考量。

宋美龄仪态高雅、雍容华贵,加上天生丽质,是有名的美人;宋家是上海的巨富,与美国有广泛而深刻的联系。放眼当时的中国,她的确是数一数二的。蒋介石心里明白,像毛氏、姚氏、陈氏这样的妻子,虽可以操持家务,相夫教子,但是要母仪天下,还是担待不起的。而只有宋美龄这样的女人,才能担得起中国“第一夫人”的称号。

虽然蒋介石休妻再娶的行为是有争议的,但是试想若不是宋美龄,毛福梅、姚冶诚甚至陈洁如三人中,又有哪一个可以登上国际舞台,和外国元首交谈甚欢?又有谁可以获得更多国际上的支持,为中国革命出力?

蒋介石的择妻观表现出他的投机之道:一个人的奋斗毕竟势单力薄,找一位与自己身份相称的伴侣,既可以衬托自己的身份,又可以促使自己更加成功,可谓事半功倍。而无论作为男人还是女人,都要不断地充实自己,能够让自己的爱人看到自己的价值,并与爱人相扶与共,这样才能维持长久而幸福的婚姻。

婚姻需要的是谨慎,要用发展的眼光来看待自己的生活和未来。如果你决定了自己想要相守终身的人,就应该懂得珍惜和知足。永远都会有更优秀的人出现,但是幸福却并不会始终在你身边。蒋介石虽然风流,但是他跟宋美龄的感情却始终稳定和融洽。因为他们的婚姻就是1+1>2的组合。

光有一份兴盛的事业而没有一个贤内助,和光有一份炽烈的感情而没有一份能保障这份感情的生计都是不合适的。蒋介石对另一半的选择表现出他的择偶观:另一半应该具备相当的素质,应该能衬托自己的身份。这样才能水涨船高,共同进步。

◎学会欣赏内外兼具的美

以貌取人的方式在很多地方都很常见,但是只有注重内涵才能发掘出最优秀的人。

蒋介石在选择她的每一个配偶时都充分重视外表和内在,他自诩为一个英雄而且怀抱着统一中国的豪情壮志,自然需要一位美人来与他匹配。但他绝对不是仅仅注意外表的庸俗狭隘之人,他同样关注对方的内在。

结发妻子毛福梅大他三岁,小家碧玉,温柔敦厚,具有一种母性的美,她孝顺父母,在婆婆去世时殚精竭虑,筹办葬礼操持家务井井有条,并在婆婆反对儿子外出求学时全力支持丈夫的事业。她既有持家的能力,又有甘守本分的美德,是传统而典型的中国妇女。

蒋介石的二任妻子陈洁如身材高挑,美丽潇洒,并且受到过良好的西式教育,会说俄文、英文,在蒋介石任黄埔军校的校长时作为他的秘书和翻译,随侍左右,相伴相随。她的知书达理使得她从普通女性中跳脱而出,以其独特的魅力让在戎马中奔波劳碌的蒋介石感到温柔和体贴。

最后与蒋介石携手走完一生的宋美龄美丽动人,时尚摩登,是当时上层社会有名的美人。她不仅容貌美丽动人,而且和欧美方面都有密切的联系。她以她特有的作用和方式,对蒋介石的事业进行影响,蒋介石也因为宋美龄的一系列活动,得到了西方国家的支持,也赢得了下属的尊重和爱戴。

蒋介石也是一个生性风流,好美色的男子。但是我们看到他在择偶过程中,由择貌向择德转变,再而择才,最后则是择势而取。这不仅表现出他的择偶观,也间接反映了他的用人观。

平时无论是在选择配偶的时候,还是在招聘人才、结交朋友的时候,我们都应该将内外结合起来,考虑对方的条件。片面的偏倚肯定会有错失。

每个人都希望有一位仪表不凡或如花似玉的“美神”作为自己的伴侣。仅仅是因为对方的长相平凡,语不惊人感到不满足,或是由于对方的“年轻貌美”而牵动情思,恐怕有失偏颇。因为择偶不是在选择供人玩赏的艺术品,而是在选择生活的伴侣、事业上的支持者。如果在选择恋人时仅仅是以对方外表的美优丑劣作为唯一的或者主要标准,无视或者忽视对方的内在美,这种爱情的结合,至少是不完美的。

蒋介石找到宋美龄作为自己的理想伴侣,是看中她外在与内在美的统一,然而如此理想的爱情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多见的。恐怕这也是蒋介石最得意也最成功的一次投机。

◎随着地位爬升不断换妻

民国时期,许多军阀或政客以合乎政治潮流的准则来变换妻子,他们或“离妻再娶,弃妾新婚”,或“休妻再娶,妻妾共处”,用“革命”、“改组”等名称冠之,大有摩登时尚之意。视遵循礼法,从一而终为没有出息。

蒋介石重用的大政客杨森就曾娶过12个老婆,子女多达39人。他更是大言不惭地说:“我是一个爱前进的人,我也要找一个爱前进的伴侣。所以随着时代的进步,我的伴侣有小脚,还有大脚的;论文化水准,有不识字的,有小学生、中学生、大学生。这样时代前进,我前进,我的伴侣也在前进。”杨森这种将女性物化的择偶观深刻表现了他的时代局限性。

休妻再娶,不仅是政客显贵们私欲的满足,也成为一种工具,一种特殊的政治现象。蒋介石就一路在攀登权位的道路上,换了几任夫人。

由蒋母包办的妻子毛福梅温柔贤良、相夫教子、侍养老人,但是日本留学归来的蒋介石已不是当年那个顽皮少年,而是一个欲干大事业的青年革命党人了;同他交往的人不再是赤脚裸肩的放牛娃,而是衣冠楚楚、谈吐不俗的人物了。如果说,在浙东农村,小家碧玉的毛福梅还熠熠发光的话,站在此时的蒋介石身边,就显得泥土气息太重了。蒋对妻子的要求也水涨船高。毛福梅于他如昔日黄花,宜时不宜景了。

而年轻的陈洁如,在上海俄文专修学校毕业,会讲俄语、英语。她高挑身材,戴金丝边眼镜,文静高雅。陈洁如可以做蒋的秘书,在蒋任黄埔军校校长时随侍左右,并能任蒋的翻译。这些自然是毛福梅比不了的,但是蒋介石的野心决不仅仅只在黄埔军校,而是整个中国,而能帮助他实现这个梦想的不是陈洁如,而是宋美龄。

宋美龄的高贵、美貌、大气在当时的中国,都无人能出其右。在家内,她是一个推崇西式生活的新潮太太,在政坛上,她是美丽雍容的第一夫人。就连美国人和英国人都对她毕恭毕敬,因为她的家族和自己表现出的那种高贵不可侵犯的姿态,都让人心悦诚服。

这些民国政客们始乱终弃的行为无论用什么借口去抬举,终究是会被时间剥去伪装,露出其赤裸的丑恶面目和时代的局限性

本文地址:http://disc.gxjf100.com/201803/40476.html


【责任编辑:阿诺】
分享到:
关键词: 爱情蒋介石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