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陪老爷子

2018-06-12 | 见丰网
阅读(

哪怕已经是21世纪,这个偏僻落后的小山村,还是保持着古老传统的土葬模式。谁会来管呢?谁稀罕来管呢?它就像一个即将被遗忘的角落。

王师傅已经在这个小村庄守了45年灵了,45年里,他几乎天天守着这栋小土砖房。小土砖房前半部分,是他的办公室,办公室那头有扇木门,进去,就是停放尸体的房间了。

今天,停尸房里又送进来一具尸体。王师傅按照惯例把尸体推进停尸房,“人一老,不中用喽……”他嘴里嘀咕着,一声叹息。

这具尸体正是村东口肖老爷子的。前两天还好好的人,现在已经归天了。要说人的生命是多么渺小!听村里人说,前天上午,还见到肖老爷子去菜地里撒种子种菜,不料这一去就没再回来,直接倒在菜地里了。

平日里,肖老爷子经常到这里来跟他下棋唠嗑,两人感情还算不错。“唉,”王师傅摇摇头,又是一声叹息。尸体刚推进停尸房,木窗户就被风吹得啪啪直响,仿佛想要告诉人们不为人知的事情。“肖老爷子,我知道您有话要说,不过,您放心地走吧……您这一辈子那么苦,现在总算可以轻松了,改天我给您烧多点纸钱,您就放心地走吧。”

说着说着,王师傅已经老泪纵横。真奇怪了,话刚说完,风就停留,窗户就不响了。

晚上8点多,肖老爷子的孙子小黑,领着几个二十出头的同龄小伙子,说说笑笑进来了。他是来给老爷子守夜的。听说,小黑娘一听到老爷子死了,伤心得当时就昏倒在地,这时该是躺在家里休息了。而小黑他爹,常年在外打工,三几天也回不来,于是守灵的事就由小黑来做了。

几个小伙子进了屋子,围着木桌坐下,小黑马上从裤兜里掏出一副纸牌,大声喝喝就玩起纸牌来,停尸房顿时变得非常热闹。

“现在的年轻人,连守灵都能玩乐,哼!”王师傅心里很不高兴,但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这是人家的事,他一个外人,能说什么呢?

两个小时下来,离停尸屋最近的张二蛋一直输牌,脸上已经贴满纸条了,其他人指着张二蛋的脸,哈哈大笑在嘲讽他。张二蛋恼羞成怒,朝停尸屋的方向啐了口唾沫:“呸!都是你家老爷子,我才这么倒霉!”

小黑嘲笑他:“死人还能对你有影响?是你自己运气太臭吧?哈哈……”

张二蛋露出狡黠的笑,凑近小黑:“你家老爷子真死了?我听人说,你刚到菜地时,老爷子可还没断气的,该不会是你想摆脱他,趁这机会把他给……”说着嘿嘿阴笑了下。

正在这时,突然从窗外吹来一阵阴风,吹进屋子呜呜直响,仿佛有人在旁边吹口哨。随即,窗台上的煤油灯也被吹灭了,顿时四周一片漆黑。

大家被吓得头皮直发麻,小黑壮起胆子摸到窗台上的煤油灯盏,又给点亮了,屋子亮起来那一刹那,猛然发现有个黑影从他们后面窜了过去!

“难道,你家老爷子真没死?”张二蛋哆嗦着问。

“别瞎说!!再说我打烂你的嘴!”小黑气急败坏地骂一声,张二蛋便不敢再多嘴了。

煤油灯点亮后,不一会儿呜呜的风声也没了,四周恢复了平静。看看手机,已经是凌晨3点了,几个人都眼皮子不断打架,支撑不住了,纷纷趴在桌子上睡起觉来。只留下小黑硬撑醒着,但他的眼皮也渐渐不听使唤,很快就要合上了……

猛地,窗外又阴风阵阵,吹得窗户呜呜直响,接着从停放尸体的屋里传来笃笃笃笃敲木板的声音……是什么在响?好奇心促使小黑走近门边,他小心翼翼将木门打开了一点。

“吱嘎——”突然,木门自己完全打开了,好像有人把它完全推开一样。

只见里面一片漆黑,好一会儿适应过来,模糊中看见老爷子的尸体安静地躺在床上。小黑刚想舒口气,只见老爷子突然“嚯”地坐了起来,面朝小黑,好像在看着他,老爷子一下一下向他招手:“黑儿,来,过来,过来……让爷爷好好瞧瞧……”

小黑头皮像炸开了一样,鬼,鬼!“啊!”他尖叫一声,拼命要往后逃。或许是太过害怕,身子竟然不听使唤地瘫软了下去。

“你这个不孝孙……你怎么那么狠毒!我死不瞑目啊……我死不瞑目啊……”老爷子说着就站了起来,一步步机械地往小黑走过来……

小黑吓得尿都流出来了,“不怨我……不怨我……是妈让我这么做的。你要找,就找她吧……你都八十几岁了,几十年都靠爸妈养活着你,你又死都要赖着跟我们住一起,妈说她再也受不了你这老家伙了……那天,你倒在菜地里也只剩一口气了,我只是送你一程……把你掐死,不能全怨我……”

“不孝孙啊……我死不瞑目啊……”老爷子嘶哑地说着,已经走到小黑跟前,张开两只苍老的大手,就往小黑脖子处掐过来。

小黑两眼一黑,被吓死了……

第二天上午,王师傅用小推床推着小黑的尸体,进了停尸屋,就放在肖老爷子的尸体旁边。放好后,他面对着肖老爷子的尸体念念叨叨:“老爷子,我把您孙子弄过来,跟您作伴了……我知道,您最大的心愿就是一家人团团圆圆,和和美美生活中一起。放心吧,我会帮您了了这个心愿的。”

“孙子已经在这里了,下一个,该是儿媳妇了。她多能装,连昏倒都能装得有模有样,哼!那天,我是亲眼看见小黑把你掐死啊!我一个老头子,哪能拼得过小黑,我只好忍住退了回去啊……”说着,王师傅又已经老泪纵横了。

这晚8点,果然,小黑娘来了,带着村里几个要好的妇女,打扮得花枝招展,屁股一扭一扭进来了。进来就围坐在一起嗑起瓜子,东家长西家短闲扯起来。

“你也逃不掉了……”王师傅暗暗想。

本文地址:http://disc.gxjf100.com/201806/42667.html

【责任编辑:阿诺】
分享到:
上一篇:碧月遇鬼记
下一篇:最后一页
关键词: 老爷子
零食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