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楼里的蔷薇花

2018-06-14 | 见丰网
阅读(

上个世纪20年代,小镇街角转弯处有一所古时建的老洋房,经历风雨易主很多次。房前有个用铁篱围起来的小园子,种着四色的蔷薇花,簇簇成团沿着台阶分立两侧,每到花季便绽开得艳丽锦绣,缤纷夺目的很。过往的路人纷纷侧目,不时驻足停留欣赏。有人说这里的种的蔷薇不知道是什么种,寿命很长,他早已经去世的爷爷,小时候就跑这个院子偷蔷薇花玩,经常回去挨打。

梁丽随丈夫来小镇没多久,便选中了这所老房子,以不低的价格从上一任主人那里购得后,便匆匆入住。梁丽婚后不久,便在家里打理生活。她每日都细心安排好丈夫的一日三餐,对他的日常起居也照顾有加,邻居们经常见到她每天一早便挎着篮子去街市买菜,穿着精致的绣花旗袍,碰到也互相点头笑一笑,却也从不和人说话。周边陈旧老房子里住着几个憋嘴老太,闲来无事都在那里嚼舌根,说莫看这梁丽一副高傲的样子,就她的身段和走路的姿势,八成之前是在些乱人心的场所工作。

梁丽的丈夫是一名投资家,据说相当有钱,在一次交际中碰到了梁丽,便订了终身,两人相伴到小镇来落了脚。按房子转手前上一任主人的说法,是梁丽喜欢小镇的宁静,不愿意去喧闹的大城市生活,对她宠爱有加的丈夫便随着她的心意,购置了这所带着蔷薇花园的老洋房。这家人几乎从来不主动和邻居聊聊家常,侃侃大山,梁丽固定得会在每周一三五外出购菜,其他更多的时候,街坊们大部分时间看见梁丽,都是她在小花园里辛勤得培培土,扶扶枝蔓,浇浇水,然后对着,满园子的蔷薇微笑。

这家人的作息也很有规律,每天晚上七点左右,女主人便将对着临街的落地窗窗帘打开,行人透着窗玻璃望进去,两口子蛮有情调得围坐着西餐桌,点着洋蜡烛,慢慢得用刀叉吃着盘子里的食物。梁丽面对窗户坐着,偶尔见到有行人从外往里张望,便报以羞涩的一笑,低着头,继续吃自己的食物。而她的丈夫总是背对着窗户,带着羊绒的睡帽,很少被外面街上的动静所吸引,吃饭的速度也很慢,通常他还没吃好,梁丽便已经吃完饭了,便起身将落地窗帘拉上。有闲来无聊的人,总是透过窗帘的阴影,思衬着她的曼妙身姿,想着她的贤德能干,暗暗羡慕梁丽的丈夫实在有福。

冬日的某一天,一个叫阿皮的地痞混混赌输了钱,临近年关,他那些狐朋狗友手头实在紧得很,眼见得被仇家逼的紧,听说梁丽家是周遭最有钱的一户,便咬咬牙,去集市买了把尖刀,等到那日夜深之时,便悄悄翻墙而入。他用刀尖撬开小洋楼的门闩,轻轻推开门后又掩上,一个跟头倒地翻进客厅站稳。他不敢开灯,便点燃个小蜡烛,一团朦胧的光聚集起来之后,客厅里也能看个大概究竟。一看之下不由得心生佩服,果然是有钱人家的装饰,壁柜里陈列的是纯银的餐具,墙上挂着的有做工精细的手工艺品和世界名画,还有一个硕大的古董柜列在墙角。阿皮摸索在边上,凭着自己多年在黑道上混的经验,即使叫不出这些古董的学名和确切年代,但就其古色古香的外形,精雕细刻的工艺和那种迎面而来的历史沉重感,他就断定这些古董个个价值不菲。他激动得心想,这次还真给自己博到了,冒险一次,实在收获不菲啊。

正当他喜出望外得琢磨着如何将这些古董偷出去的时候,客厅里传来一阵响动,听到动静的梁丽起床来看个究竟,她举着照明灯站在客厅与卧室连接的一头,神态模糊得得看着蠢蠢欲动的阿皮。阿皮一阵头皮发麻,心想不好,被梁丽看见了,顿时心生横念,冲过去朝着梁丽便手起刀落,在她还未来得及发出一声喊叫之时,便一刀结果了她的性命。看着她的尸体在自己手中软绵绵得倒下,阿皮脸上一阵狞笑,他心想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连梁丽的丈夫也做掉吧,省得留着多一个对自己不利的证据。想到这里,他便摸索到梁丽的卧室,看见一个人形裹在被窝里睡的正香,想都不想拿着刀子就连捅了三刀。梁丽的丈夫连哼都没哼一声,便没了反抗,阿皮心想这男人果然病恹恹得很,早知道这两口子这么不中用,一进来便应该结果掉的。

阿皮面不改色心不跳得走出卧室,扯了一块沙发上的纱巾做包袱皮,将古董柜上的一些自认为值钱的玩意都放做一堆,拿布一裹打了个结,就抗在肩上偷偷溜出了洋楼。接下来的几天里,阿皮都在外地避风头,因为一时找不到好的买家,黑道贩子看着他急于出手,便用一半的价格收购了那一堆古董,看着黑道贩子乐翻天的贼样,阿皮看在眼里心痛得很啊。他一边想,出了两条人命可是事关重大,在这个世代太平的小镇上可算是骇人听闻的事件了,便足足在外地的一个小旅馆里足足蛰伏了一个礼拜,一边又实在熬不住,被仇家催着还钱,终于有一天,不得已鼓足勇气连夜潜回到了小镇。目的只有一个,他想着如果可行的话,再潜入那户小洋楼,将那墙上的字画和工艺品再偷一些来,再让道上的朋友帮帮忙,估计卖个好价钱,也就能凑够要还的债了。

可令他惊讶的是,小镇一如往常的安宁与祥和,他在街上偷偷买了几份连日来的报纸,想看看这案件进展的怎么样了,可令他失望的是小报上只字未提有关杀人行凶类似的字眼。他忐忑了一阵,便悄悄回到家里,遭他老婆劈头一顿数落,说你这死鬼上哪里去了,我找你找的要死,债主仇家都连着上门来要债,说着说着哇哇得哭起来。阿皮心中烦躁,便让她不要再闹,私下问到那洋楼里可曾出什么事情。他老婆白白眼睛道:“有出什么事情,那姓梁的小妖精最近不怎么出来买菜,可顿顿还是在洋楼里吃得好,就是吃饭比以往晚了许多,还隔着窗户和路人抛着媚眼,现在各家婆娘都拽着自己家的男人不让打那经过呢。”

阿皮心中一惊,心想梁丽和她丈夫不是已经被自己杀了吗,难道那晚上自己杀错人了,也不可能啊,自己分明是要了两个人的性命啊,当下心里越发疑惑起来,便按捺住害怕和不安,躲在街角瞅着洋楼望里看。晚上九点左右,洋楼的落地窗户又被打开了,照例梁丽和丈夫围着餐桌又吃起饭来,她还是面朝着窗户坐着,一边吃,一边微笑得注意着路上的行人,吃了个十来分钟以后,她起身,拉拢窗帘,关了灯,便扶着自己的丈夫回房去休息了。阿皮非常不解,想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又想着如果梁丽两口子没死,那自己自然是没犯什么事情,便邪意又起来了。等到整条街灯火都灭了以后,他和上次一下又悄悄得潜进了小洋楼,令他惊讶得是,那个上次被他洗劫一空的古董柜里,又装满了各式各样的新奇古董,他看了一阵狂喜,不由得乐出了声。但是他却不知道,在房间的令一头,一双眼睛正鬼魅得看着他。

正当阿皮疯狂得往自己的口袋里塞着古董的时候,一个娇滴滴得女声响起在他的耳侧:“你拿的下这么多吗?要不要我帮你拿呢?”阿皮一回头,就看见梁丽妩媚得站在他的身边,一双没有瞳仁的眼睛却直愣愣得盯着他看,阿皮吓得一阵哆嗦,颤颤得问到:“你,你,你是人是鬼,你不是已经被我杀了吗?”“啊,对啊,我都忘记我已经被你杀了”睁着只有眼白的双眼梁丽嗲到,突然把脖子伸到阿皮面前,一块血漉漉皮肉从脖子上卷翻开来,从里面依稀看到蛆在蠕动翻滚。“啊~~~~!”阿皮恐惧得大叫到,梁丽突然变脸,干枯的发丝飞扬开来,整个脸都皱得像个干瘪的木乃伊,她瘪着干巴巴的嘴,声嘶力竭得说:“在这个院子里我住了几百年了,每隔百年我才能找到一个适合让我附体的完美肉身!他们住进来以后,我慢慢让她和她的家人不知不觉得变成活死人,大部分时间我钻到她体内,学着走路说话以感受人形,以她的身体为供养,并学着她的样子给自己浇水剪蔓,每到花期我开得可艳丽了!”她面上闪过一丝狰狞,咆哮道:“可你这孽畜居然拿刀子割破了这么完美的皮肤!坏了我这一百年的道行!”她伸出枯树般的手指,瞬间扯下挂在脖子上的皮肤扔到阿皮脸上,然后指着窗外嘻嘻得诡笑到:“那没办法了,只能让你陪着我再在地里多睡一百年了。”阿皮惊讶得顺着她那恐怖的手指往外看,窗外那一簇簇蔷薇开得缤纷争艳,娇艳欲滴,他突然想起某个街坊说过,“这院子里的蔷薇开得这么猛怕是成精了,我爷爷去世几十年了,他在世的时候说过,从他小的时候这蔷薇就在了。。。”阿皮猛然挣扎着,可是却被无形的手拖着,一路拖出客厅,一直被拖到开得最茂盛,最艳丽的那株蔷薇底下,他想呼喊,却喊不出声音,眼前一黑便昏死过去。园子里突然尘土飞扬得一阵骚动,继后便恢复平静,只有在那株蔷薇底下,泥土中隐隐还露出一处衣角,瞬得在黑暗中,慢慢也化出了尘土,不见了。

第二天破晓,公鸡打鸣,东方露出鱼肚白,一个出早工得报童路过那幢小洋房,被惊吓到哭喊,稍晚后众人纷纷进入围观,各个脸露惊骇之色,只见这户洋房的男主人卷缩在床,女主人横卧在客厅,均早已死去多时,尸身腐烂不堪,街坊邻居论及这几天看见他们依旧在客厅用餐的情景,比及尸身腐烂的程度,众人均疑惑不解。一月后。有当地一女子去警察局登寻人启事,说起自己的丈夫名叫阿皮的,依旧失踪良久,现债主上门实在无力承担,但在警察协助下,搜遍小镇角落,依然无果。

岁月如白驹过隙,转眼近百年的时间过去了,公元2012年秋,从外省大学刚毕业的漂亮姑娘小果,随着来小镇定居的父母找房子,一眼便相中了这个富有特色的小洋楼,虽然有点破败,可吸引她的却是园子里那一簇簇精神抖擞,含苞欲放的四色蔷薇。她兴奋得说服父母买了这幢房子,然后在家人的帮助下,把行李悉数都搬了进去。

墙角台阶的蔷薇花,正值花期,开得正烈,那茂盛的枝叶下,花骨朵微微得绽放出弧线,随风摇摆起来,如同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本文地址:http://disc.gxjf100.com/201806/42675.html

【责任编辑:阿诺】
分享到:
下一篇:最后一页
关键词: 洋楼蔷薇花
零食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