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魂回来找孩子

2018-06-14 | 见丰网
阅读(

我是一名警察。一次,我到一个偏僻的小镇子上办案,等事情办完,天已经黑了。而这个偏僻的小镇,交通也闭塞,天一黑,就没有外出的车了,我只好在小镇上找间旅社住一宿。

顺着空无一人的街道往前走,都快走到头了,才看见一个亮着的旅社霓虹灯:芳菲旅社。灯虽然不太亮,但暗红暗红的,让人觉得温暖。于是我走了过去。

大门前有几级阶梯,阶梯两旁是两根粉色柱子,墙面也是粉红色的,看起来装修挺精致。门口左边有个小办公室,里面坐着的那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应该就是房东了。此时她正盯着桌上的小电视看。见我走来,她转过头问:“住宿?”

我点点头,问他:“还有房吗?”

她懒洋洋回答:“有!”。

“有个5人间,才住了3个人,你刚好可以住那间。”听她这么一说,我顿时很失望,还以为是什么好房间呢,原来要跟别人挤一个屋,最主要的是,我身上带着枪,和重要文件,根本不能跟别人同住一间房。

“没有单人间了吗?我要住单人间。”

她斜眼瞟着我:“我这是自家房屋,你以为想住什么间就有的吗?那个5人间,一个床位才25元,很便宜的!”

“不是这些原因,我身上有重要文件,跟别人住同一间太不安全了,万一弄丢了,可麻烦大了!”我坚持道:“有单人间就给我吧,我加钱,加到你满意为止!”

听我说完这些,她没怎么打理我,但也没有摇头说没单人间了。凭我警察善于观察的本领,觉得她应该还有单间,于是干脆把底亮给她:“老太太,我真不能跟别人住一间,我是警察,您看这是我的证件。我身上的文件万一出问题,那是非常严重的!您说个价,只要能接受,我都愿意出。”

老太太仍然面无表情,但已经起身在找什么了。只见她从报纸堆里掏出一本万年历,翻一翻,又掐指算算,突然面露笑容,抬头对我说:“行,有个单间,今晚那人不来,给你住吧!”

我一听满口答应,跟着她进了其中一间房。门一打开,一阵香味就迎面扑来,再看看里面的大床,粉色床单被罩,也都是比较高雅的。沙发上放有一个兔子大公仔,增添了几分温暖。这钱加得值!

最最吸引人的是,一缕银白色月光从窗口洒进来,洋洋洒洒摊了半屋子,简直跟进入了童话世界般。

老太太出房门前,严肃叮嘱我:“这窗门万万不能关上!!切忌,万万不能!!”

我点头送她出门,她一脚踏出房门,又回头交代我:“要是半夜听到什么响动,也别理会,当是在做梦!记住了!!”说着还瞪了我一眼。

“行行行。”我巴不得她快点走,我都累死了,很想躺下睡觉了。

老太太终于离开了。关好房门,检查一下身上的文件和手枪,都还在。又看看那扇窗,虽然很美好,但窗口太低又太大了,敞开着睡觉的话,好像不太安全。于是我关上窗,爬上床倒头大睡……

睡着睡着,隐隐听到一阵细细的女人哭泣声,起来一看,只见房间那头,有个穿白裙子的女人,正坐在椅子上抹眼泪。看她哭的肩膀一颤一颤的,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我走过去问她:“这位女士,你怎么了?”

她抬起泪眼看看我,虽然很憔悴,但看得出是个很好看的女人,30岁左右。她伤心欲绝地说:“香香没了……我的孩子……没了”

“没了?你的孩子怎么了?看我能不能帮到你?”

她摇摇头,自顾自得念念叨叨:“我的孩子……我的香香……没了……再也不会回来了……”说着说着,竟然从她的眼角,鼻孔,嘴巴,甚至耳朵里,都流出血来!!鲜血一直流个不停,流在脸上,流在身上……

一个惊恐,我清醒过来,全身被冷汗浸透了。眼前除了那张椅子,并没有白裙子女人。难道是做梦?可我明明就站在椅子边啊!

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又听到从窗外传来小孩的哭声。都那么晚了,怎么还有小孩在外面?我探出头去,只见窗外不远处的马路中间,有个小男孩正边走边哭,他顶多四五岁,穿着淡绿色的小T恤衫。

在马路中间走,这可是挺危险的。于是我从窗口一跃而出,走过去叫住他:“小朋友,你哭什么呀?爸爸妈妈呢?”

他哭得一抽一抽的:“我不敢回家了,妈妈打我。”

“你家在哪里?叔叔送你回去吧。”

“我家在那里。”他伸手指着我身后的方向,我回头,那不正是我住的房间吗?

还来不及把他拉到路边,突然一辆大卡车飞驰而来,刺眼的车灯和刺耳的鸣笛声弄昏了我的头,回过神来我一个健步飞奔过去要抱小男孩,却扑了个空,自己跌倒在路边。只听一声惨叫,紧接着是一阵刺耳的紧急刹车声“吱——”

小男孩已经被车撞到,大货车的后轮从他身上碾了过去,顿时,鲜血四溅,脑浆喷出,他已经成了一堆肉泥!

我刚要跑上去叫住司机,只见他探出了头,往后看了看,我惊呆了:这个人,大圆脸,光头,倒八字眉,不正是两个月前,被我亲手枪决的罪犯李国标吗??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怎么还活着??

待我回过神来,他已经缩回了脑袋,踩了油门。

“站住!别跑!!”我大喊一声,他却没听见,发动车子飞驰而逃。我掏出手枪冲车轮猛开几枪,没打中。

见追是追不上了,我回头去看地上的小男孩,发现地上什么也没有!!我不信,向四周看看,确实什么也没有。

这时,我有点害怕了,再看看周围,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刚才发生的事响动那么大,特别是我开的那几枪,不可能一个人都没被吵醒啊!该不会是遇到那东西了吧?

当警察的,特别像我这种亲手枪决过犯人的警察,都很忌讳那东西:枪决犯阴魂不散,回来找我们算账……

想到这些,我顿时头皮发麻,三两步往旅社跑去。刚要从窗口跃进去,突然想起来,这房间布置得那么温馨,又有香味,又有大公仔,明明就是女人和小孩住的房间啊!!

我不敢回去了,逃也似的直奔车站,在那里一直呆到天亮发车了,急忙离开了那个小镇。

几天后,我从警局调出相关资料,并调查了一些人,原来,几年前的一个晚上,小男孩被他妈打了一巴掌后,他自己跑了出去,在马路中间哭,不料被飞驰而来的大卡车撞死了。而肇事司机正是在逃杀人犯李国标,那晚他偷了一辆大卡车逃命,因为心里焦急,一路车速飞快,不料又把小男孩给撞死了。那天是农历8月20号。

当然,不出半个月,李国标被捕,由我亲手枪决。

而小男孩死后,他妈,也就是那晚我在房里看见的女人,伤心欲绝,服毒自杀,七窍流血而亡。

她们母子俩住的房间,正是那晚我租下的房间。房东老太太,则是她的婆婆。

女人死后,每年农历8月20号,她的鬼魂都要回来找孩子。但如果把窗户关上,她就每晚都要来。

本来我住宿那天,她是不会来的,可是我没听老太太叮嘱,把窗关上了,于是,经历了一场诡异恐怖的事件。

本文地址:http://disc.gxjf100.com/201806/42677.html

【责任编辑:阿诺】
分享到:
关键词: 鬼魂回来孩子
零食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