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汉之争杂论:为何取得天下的是刘邦?

2018-06-01 | 见丰网
阅读(

纵观整个中国历史,成王败寇的格调一直是主流。在群雄逐鹿之后,最后的胜利者不仅获得了任人宰割的麋鹿,问鼎了至高无上的权力,而且还获得了话语权。于是史书一改再改,将前朝诋毁地一无是处,将与自己争天下的那些人也描绘得凶残暴虐。

后世的说书之人,更是添油加醋,即使暴虐的君王,只要最终夺得了天下,也会被塑造得仁爱有佳。如果是失败者,就算胸中有雄才大略,也可能被盖上昏庸无能的帽子。

不得不说太史公司马迁开创史家之先河,后世史书虽然都在步他的后尘,却是一代不如一代。作为一名在职修史书的公务员,他写作《史记》却是私人行为,正因为如此,没有了“监督”,他才敢大书特书,连雄才大略的当时皇上汉武帝,也被塑造成了一个穷兵黩武,毁誉参半的昏君。

实际上,几乎整个有汉一朝,《史记》都算是半个禁书。说它是半个禁书,只因当朝者并没有将它焚毁,而是有保留地留在了宫廷之内。除了有限的王公贵族可以阅读外,一些没有针砭时弊,揭露汉家天下内幕的篇章,也在坊间偶有流传。

记得高中时候,我就有一本《史记》常伴身旁。可是里面的很多内容压根就读不懂,尤其是涉及到天文历法的篇章,就像对着天书一样。

当时爱看的是本纪和列传,尤其最爱的是《项羽本纪》、《伍子胥列传》和《刺客列传》这三篇。不能说读了不下百遍,估计连三十遍都不到,但是每读一次,都会有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情感在里面。

也正是从那时起,我渐渐地喜欢上了项羽这个人物,甚至有时幻想,最终得了天下的是项羽就好了。

刘邦能得天下确实有他的原因,他能从一个类似于现在的村长,完成了到皇帝的华丽丽逆袭。除了有所谓的运气之外,他知人善用,礼贤下士却有不可磨灭的功劳。在夺天下之前,他就是一个地痞流氓,而且还是一个好色的地痞流氓。

然而,谁也想不到就是这样出生卑微又满身缺点的人,最后却主宰了整个中原,成了一个烁烁王朝的开创者。

在刘邦夺了天下的七年前,陈胜、吴广在大泽乡喊了一个响亮的口号:“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个口号甫一出来的时候确实很有震撼力,因为从夏启立国以来,到大秦皇帝胡亥的两千多年时间里,能够成为主宰整个天下的王或者皇帝,必然是出生高贵。

夏桀之后,商汤当了王;商纣之后,周武王执掌了天下。这两个代替了前代的君主,好说歹说也是一方诸侯。就连扫合六方,自诩武盖三皇功高五帝的秦始皇,也是继承了先辈的基业,才有了这样赫赫功绩。

如果时间停止在了大秦王朝,一个平民甚至农奴出生的屌丝,说要当皇帝,别人肯定会笑话他,因为从古至今,当王当皇的都是出生高贵。可是自从出了刘邦之后,中国的底层人民终于相信了一句话:屌丝终有逆袭日!

作为中国历史第一位逆袭成功的屌丝皇帝,刘邦用自身的实例证明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个口号的科学性。

与刘邦相反,项羽则是贵族出生,他的爷爷就是楚国著名的武将项燕。项羽起兵之时,还不到三十岁,如果换到了现代,只能算一个社会经验不足的毛头小子。

好在项羽这个人很猛,单打独斗就没人能胜过他的。而且他还有一个智商情商都不算低的叔父项梁。本来在叔父的安排下,项羽只要打仗,杀人,睡觉就好了,这样天下也会是他们项家的。怎奈天不佑项,偏偏这个有点智商和情商的叔父项梁早早地战死。

项梁死后,本来被当成傀儡的楚怀王熊心看到了机会来了。楚国真正的王族早被嬴政给灭了,这个熊心只是王族后裔,是被项家从民间请过来当楚王的,本是象征意义的,以此来拉拢楚国人士,按照共党的话就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能量,来一致抗秦。

可能是做了一段时间楚王,这位熊心熊楚王也有了熊心豹子胆了。当楚王这么爽,凭什么让你们项家控制着,原本项梁这老东西活着的时候,我还有点惧他。现在你这个毛头小子项羽,难道怕了你不成?

于是楚王熊心开始了削弱项羽的行动,那个刘邦看起来老实巴交的,而且很会做人,就将他扶起来限制项羽吧。

这让我想到了当今网络的一段话:老大和老二干架消失的总是老三,王老吉PK加多宝,和其正消失了;可口可乐PK百事可乐,非常可乐消失了。

这则具有商业恶搞的笑话,在人类历史上却不适用了,还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个俗语更符合历史事实。

刘邦这个老三就是这样,在熊心和项羽的斗争中,初步拥有了羽翼,为后来争夺天下奠定了基础。

说到项羽这个人,其实他很可爱,或许你听到这句话,你有想吐的冲动。可是事实上就是这样,他缺乏算计别人的坏心思。说好听点,项羽这个人很实在不狡猾,说难听点,项羽这个人就是傻逼。

他在鸿门宴上,一句话就把充当自己间谍角色的曹无伤置于了死地。而且后来又信了刘邦所谓的鸿沟之约,又听信谗言,和手下的第一智囊范增起了隙嫌。

总之,项羽的智商不够高,情商也很低。他最牛逼的地方就是很猛,常常身先士卒,打胜了一仗又一仗。与他相关的最有名的成语破釜沉舟就是他打仗勇猛的体现。

我们可以把项羽的失败归结为一句话:不该杀的,杀了;该杀的,没杀;不该信的,信了;该信的,没信。

当时项羽一路高歌猛进,到了咸阳之后就杀了两个人。

第一个是韩生,《史记》上本无韩生的记载,韩生之名出于《汉书》。他本是秦朝之人,等项羽进关中之后,就做了项羽的谋士,劝项羽在富饶的关中称王。

可是咸阳早被烧得七零八乱,项羽又想回归故乡,就说了一句:现在富贵了,如果不回故乡,就像锦衣夜行一样,没人看到,有什么意思?

韩生听后,就讥讽项羽“沫猴而冠”,然后就被煮了。

另一个人就是子婴。子婴的真实身份,史学界至今没有定论,有观点认为他是公子扶苏的儿子,也就是胡亥的侄子;也有观点认为他是秦始皇的儿子,扶苏的弟弟。

无论子婴是何等身份,这个人确实很牛逼。他本来无缘皇位,只因赵高想找一个傀儡,就害死了胡亥,从而将子婴送到了皇位的宝座上。

子婴虽然年轻,却能审时度势,知道赵高的野心。只登基了五天,他就设计将赵高这个大毒脓给除去了。只是当时的大秦王朝已经风雨飘零,根本不是一个人所能力挽狂澜。就在他除去赵高的第二个月,刘邦攻入了咸阳,他又辗转到了项羽的手上。

如果单从问鼎中原的角度来说,这个子婴确实是应该杀的。他太厉害了,留着这么一个秦王室的人在世上,无疑是养虎遗患。

可是当时天下未定,项羽下手得太早了。如果好好地将子婴控制住,就等于紧紧掌控住了秦王朝的旧部,这在群雄逐鹿之中,必将占据了有利条件。

历史早已远去,那些姓名却已镌刻于心间。我有时候甚至怀疑这世上,本来就没有“时间”这种东西,只是人为地创造了“时间”。所有的东西都是一种过程,而你我则是这过程中微不足道的颗粒,直到卷进历史的漩涡中,粉了身碎了骨,然后毫无踪迹!

本文地址:http://disc.gxjf100.com/201806/43323.html

【责任编辑:阿诺】
分享到:
零食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