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混乱"期间,收到了717份报告

2018-09-04 | 见丰网
阅读(

“蓝皮书”计划按照年初设定的目标开始运转。我们用了大半年的时间来落实这个计划,对一个受过军事训练的人来说这段时间特别的漫长,但是对那些政府工作人员来说,他们觉得这个过程是在平常。

我们在计划初期时就已经发现,60%的UFO报告中看到的实际上是非正常天气状况下的热气球、飞机或者天体。因此,我们设计了一个操作方案,以便能很快将这类UFO报告分离出去,使我们有更多的时间投入那些未知事件。

为了将关于气球、飞机和天体的报告从UFO报告中剔除,“蓝皮书”计划采用了大量数据。我们拿到了所有大型高空热气球飞行的位置报告,而且只需一个电话就能得知美国境内其他任何研究用气球或常规气象气球的所有细节。UFO报告中的目击地点周围的飞机飞行位置通常由报告的起草者——情报人员——负责核查,我们也可以通过询问民航局和军用航空基地来验证情报人员的核查结果。此外,天文历书和期刊、星图以及观察者提供的有可能作为UFO报告线索的数据都由“小熊”计划的天文学家予以二次核查。

另外,我们还有剪报可以提供很多线索。政府发布的水文公告和航行通告也能给我们提供一些其他线索,每6小时,我们都会收到一份完整的气象数据。而且,还有六七个甚至更多能为UFO报告提供线索的数据来源,对这些数据的分析一刻都没有耽搁。

为了得到气球、飞机、天体等的详细信息,我必须统筹“蓝皮书”计划与其他各部门的合作,这些部门包括:空军航空气象服务部、飞行服务处、研究和开发指挥部以及防空司令部的海军研究办公室、美国航空航天局高空气象学办公室、民用航空管理局、美国国际标准管理局、多个天文观测台,还有我们自己的“小熊”计划。

经过筛选后仍然被标以“未知”的报告,将被转到MO文件一类,核查该报告与其他UFO报告是否有相似特征。比如, 5月25日,我们收到得克萨斯州伦道夫空军基地发来的一份报告。经过筛选后,我们对这份报告仍然没有任何头绪,报告中的不明物体既不是气球也不是飞机或天体,因此,该报告被转入MO文件程序进行比对。通过比对得知,所谓的UFO其是一群反射城市灯光的野鸭。之所以得出这个结论,是因为我们收到过来自明尼苏达州墨尔海德市的一份一模一样的报告,而在那份报告中,不明物体就是野鸭。

“蓝皮书”计划收到的雷达报告会转到美国航空航天技术情报中心(ATIC)电子部的雷达专家手里。

每周都有报告源源不断地送来,为了找到问题的答案,我们需要筛选大量数据,这就需要长时间加班。而当报告的最终结论仍然是“未知”时,我们确信,它确实是未知事物。

为确保“蓝皮书”计划能够运作起来,我们的常规工作人员里有4名军官、2名飞行员和2位平民。此外,“小熊”计划雇用了3位全职科学家,还有几位兼职人员。五角大楼的福奈特少校曾兼任“蓝皮书”计划的联络官,现在也全职扑在了“蓝皮书”计划上。如果把全世界正在做初步调查并采访UFO目击者的情报军官都算进去的话,“蓝皮书”计划确实是个相当大的工程。

我们收到的所有报告中,只有最好的报告才会由“蓝皮书”计划的工作人员亲自进行现场调查,大多数报告都是基于起草报告的情报官已有的发现进行评估,或者在我们通过电话问卷或邮寄问卷得到的数据基础上进行评估。我们在许多公开刊物上刊登《“蓝皮书”计划人员到达前的行动指南》,取得了良好的成效,收到的报告越来越详细。

1952年6月,我们使用的问卷是由“小熊”计划联合中西部一所大学的心理学家耗时5个月制订的。经过多次测试,问卷形式被最终确定下来,这也就是“蓝皮书”计划现在使用的标准问卷。

问卷长达8页,共有68个问题,研发人员在多个问题上设置了陷阱,以使我们能够多方面求证目击者的可靠性。在我们收回的问卷中,有相当一部分很明显地表明目击者只是在凭空想象。

“蓝皮书”计划又在标准问卷的基础上逐步制订了两个更加具体的问卷形式,一个处理雷达UFO目击事件,另一个处理飞行员目击报告。

在空军术语中,“混乱”是指一群人处于高度不安但还没有达到恐慌的一种形势、处境或状态。这种情形可以由多种原因引起,包括调查军官的突然造访、重大行政改组、收到热门情报信息,或者一位迷人的女性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进军官俱乐部酒吧。

1952年6月上旬,空军不知不觉陷入了混乱的最初阶段, 也就是所谓的1952年飞碟混乱事件。这种情形空前绝后,UFO报告的数量纪录不是被打破了,而是被彻底颠覆了。1948年时,ATIC收到了167份UFO报告,被认为是UFO研究的重要阶段;而1952年6月,我们就收到了149份UFO报告。4年以来,空军一直在关注UFO事件,共收到了615份报告。而单单在“大混乱”期间,我们就收到了717份报告。

对任何一个与飞碟扯上关系的人来说,1952年的夏天绝对是不平凡的——汹涌而来的UFO 报告、来去匆匆的旅程、夜半时分的电话、发往五角大楼和媒体的报告,当然,还有少得可怜的睡眠时间。

如果非要给大混乱的开始敲定一个日期的话,应该是6月1日。

也正是6月1日这一天,我们收到了一份有关雷达捕捉到UFO的比较不错的报告。那天是星期天,但我一直在办公室为第二天前往洛斯阿拉莫斯做准备。17时左右,电话铃声响起,接线员说我有一个从加利福尼亚州打来的长途电话。来电者来自洛杉矶休斯飞机公司的雷达测试部,他兴奋地声称自己要报告一起UFO事件。

t-ߝOu!֬0ߍt<뾸TzTievڮiL:Wjݪ5E9ANzڮjevڮWjݪ%vڮhvTu-ڮjm不明飞行物有可能就是他们的气球。他说匹兹堡东南方向上空15240米处有一股强气流,这一强气流被送入与阿巴拉契亚山脉东边大西洋沿岸平行的较强偏南气流中。那么气球会沿着这一股气流飘浮,就像原木沿河漂流一样。根据他的估计,气球会在下午晚些时候或者晚上早些时候到达戈登维尔和黑石地区,而这也正是不明飞行物被发现的时候

对我来说,“可能是个气球​”是个不错的答案。

第二天早上8时,阿尔·查普从五角大楼打来电话,说人们围在他的办公桌前,想知道弗吉尼亚目击事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本文地址:http://disc.gxjf100.com/201809/71457.html


【责任编辑:阿诺】
分享到:
关键词: 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