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公开UFO档案 神秘组织首次大曝光

2019-02-13 | 见丰网
阅读(

在1999年7月16日,法国发表了一份标题为《UFO与国防:我们必须如何准备?》的报告。这份对UFO进行深层次研究的90页报告涉及许多学科,尤其是与国防有关的诸多领域。参与研究的学者都是来自各学科的顶尖专家,其中多人是来自国防高级研究所的前任审计师或者现任审计师。

这份报告名为COMETA,含义是“深层次研究委员会”。委员会主席莱蒂将军指出,报告的主题就是现存的资料迫使我们考虑UFO起源的各种可能性,尤其是来自地外的假设。为此,委员会提交了研究的内容。

法国公开UFO档案

报告共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法国及其他国家的一些经典案例;第二部分描述了当前在法国和国外的科学家及研究机构根据已知物理学原理对UFO现象进行研究的现状,探讨了世界上主要的观点,从秘密飞行器到外星飞行器等表现形式;第三部分讲述了国防必须考虑到的防范措施,以及万一证实UFO来自地外文明,它们对我们的战略、政治、宗教带来的影响及后果。

UFO到底来自哪里

第一部分:事实和证明

入选的案件对大多数研究者而言是耳熟能详的,只需略做说明。它们是:来自法国飞行员的证明(“幻影IV”飞行员——M.吉哈德,1977年),战斗机飞行员博斯克上校(1976年),法航AF3532航班(1994年1月)。

全球航空事件:莱肯希斯(英国,1956年),RB-47(美国,1957年),德黑兰(1976年),俄罗斯(1990年),圣卡洛斯德巴里洛切(阿根廷,1995年)。

从地面上观察到的案件:塔纳里夫(1954年),法国飞行员J.P.法迪克发现一个靠近地面的UFO(1979年),几位目击者在俄罗斯某导弹发射场近距离看到UFO飞过。

法国近距离接触:瓦朗索尔事件(莫里斯·马斯,1965年),屈萨克·坎塔儿(1967年),特朗斯·昂·普罗旺斯(1981年),阿马兰斯事件(南希,1982年),已知现象的反例(两个案例)。

尽管所选篇幅有限,但似乎足以使读者相信UFO存在的事实。

UFO的确存在

第二部分:目前的知识状态

第二部分以一份对法国官方UFO研究机构的调查开头,时间从1974年给宪兵队发出记录报告的第一道指令到1977年不明飞行物研究和信息小组的成立,有什么组织,获得了什么成果,包括从宪兵队拿到的3000余份报告,以及对案例的研究、数据等。

公开UFO档案

随后,报告调查了不明飞行物研究和信息小组以及后来的SEPRA(1988年取代不明飞行物研究和信息小组),连同空军、陆军、民航及其他组织。

有关SEPRA的方法和结果,提到了一些著名的案件,如特朗斯·昂·普罗旺斯和阿马兰斯事件,重点放在案件的分类,特别是飞行员以及世界各地雷达探测到的目击报告上。

在此处,报告中还插入了一段历史记录:1947年9月,特宁将军在一封著名信件中就曾断言UFO的存在。

接下来的一章篇目叫《UFO:模型中的假设与努力》,讨论了一些国家正在研究的模型和假设。根据对所观察到的UFO各方面,诸如速度、移动和加速性、附近汽车发动机熄火、目击人瘫痪等研究,做出了部分模型。有一个是MHD推进器,已经在水里实验成功,也许再过几十年就可以在超导电路环境里成功。有关大气和太空推进器,比如粒子束、反重力或者依靠行星和恒星的原动力。

报告认为,汽车熄火也许与微波辐射有关。事实上,法国和其他国家正在研究高能量高频发动机,其应用之一便是微波武器。光子束,比如说质子束,它可以电离空气从而被目击者看见,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何光线能够被截断。微波可以解释目击者身体瘫痪。

UFO的确存在

在同一章节里,接下来探讨了全球可以解释的假设。报告抛弃了某些非科学的理论,诸如阴谋论和强权组织秘密操控论,也没有将伪心理现象和集体幻觉的内容纳入其中。冷战时期所谓的秘密武器一说也未予采信。

公开UFO档案

剩下的就是各种UFO来自地外的假设。法国天文学家L.C.里布斯和盖·蒙内特根据美国物理学家欧尼尔的“太空岛”概念提出的一个版本,据称与现代物理学是相符的。

报告也对美国、英国和俄罗斯的UFO研究机构做了介绍。在美国,媒体民意调查显示大众对UFO仍兴趣盎然,但官方尤其是空军仍不承认,认为它对国家安全不会构成什么威胁。实际上,在《信息自由法案》下公开的文件却是另一番景象:UFO在对修建的核设施进行监视,而军方和情报部门仍在继续研究UFO。

报告强调了美国私人独立研究协会的重要性,提到了劳伦斯·洛克菲勒赞助的1995年从美国不明飞行物研究中心向世界上1000位名人发出的简介文件——《最好的证据》,以及1997年成立的斯图罗克工作室。很显然,这份报告的作者非常喜欢《最好的证据》。

委员会同时注意到了公众急切希望得知内部人士观点的现象,并总结说这些观点也许部分属实,反映了美国的实际情况,尽管对它们的批评众多。

报告简要描述了英国的情况,特别提到了尼克·波普,并认为他与美国政府可能有秘密研究协作。报告还提到了俄罗斯的研究及信息的解密情况,主要是1991年克格勃解密的文档。

第三部分:UFO与国防

第三部分讲述假设UFO属实,到目前为止似乎我们与UFO之间还没有发生能证实的敌对行为,但至少在法国的报告中,曾记载受到过某种威胁(例如“幻影IV”案例)。

既然UFO来自地外的可能性无法排除,因而就有必要不但在战略层面,而且在政治、宗教、媒体等层面研究它所带来的后果。

第三部分的第一章谈的是前瞻性战略,报告先就基本问题进行提问。如果UFO来自地外该怎么办?从它们的行为我们可以推断出什么样的目的和战略?

这些提问引出报告中较具争议的内容,就外星访客的可能动机进行了分析。例如保护地球使其免受核武器毁灭的说法,因为世界各地曾多次发生过UFO飞越核导弹试验场的案例。委员会接着研究各国对此的反响,重点放在“或许是美国”有秘密接触和特别的联系方面。

报告认为,美国的态度自1947年和罗斯韦尔事件后“十分怪异”,此后的政策越发趋向神秘,也许是因为要不惜一切代价来保护从UFO研究中获取的军事技术优势。

接着,报告探讨“我们必须准备什么样的措施”这个问题。不管UFO实质如何,我们得“高度警惕”,特别是“失去稳定性操控”的危险。国内外的精英层应该具备“宇宙警觉”,以便应对惊人的突发事件、错误的解读和敌意的操控。

报告的一个主要问题是“我们必须为什么情形做好准备?”它提到了诸多的情形,比如外星人与官方接触、发现UFO及外星人在地球上的基地、被认为不太可能发生的外星人入侵以及局部或者大规模袭击、意在瓦解他国而故意编造的虚假信息和操控等等。

报告还向相关专业人士如航空人员、控制员、气象员和工程师提供了详细的“航空方面含意”的建议。它还从科学和技术角度做了建言,目的在于为国防和工业研究谋取利益。

报告接着谈到UFO对政治和宗教的意义,说“作为我们探索太空的一个模式:我们该如何去做?我们该如何与低层次不发达的文明生物交流?”

对那些熟悉飞碟历史的读者而言,这个方法并不新鲜,但它却有着特别的意义——这是在最高层次上对待UFO的态度。媒体和大众的意见、虚假信息的问题、对荒谬的恐惧和一些群体的操控当然也没有被忽略。

最后在做结论时,报告认为被智慧生命控制的UFO实体是“类似存在的”这个现象只有一种假设可以考虑,那就是外星人造访。当然这个假设也没有被证实,但影响深远。它们造访的动机仍不得而知,但却是潜在的和值得思索的命题之一。

本文地址:http://disc.gxjf100.com/201902/82975.html


【责任编辑:阿诺】
分享到:
关键词: 法国公开UFO档案,神秘组织首次大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