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沈阳铁西鬼楼事件吓跑了拆迁办

2019-05-23 | 见丰网
阅读(

沈阳市铁西区一座因为经济纠纷而长期空置的烂尾楼,因几个偶然事件而成就了一个"鬼楼"谣言……究竟是谁、什么时候、在哪里--睡觉时从床上跑到了走廊里,没有一个人说得清楚。而这栋沈阳铁西鬼楼却发生了不少灵异事件。

"鬼楼"通常是指近年来出现在城市中的"问题楼",因一些怪异传闻而得名,并在民间广为散播。记者在网上查询发现,青岛、北京、天津等城市均有"鬼楼".然而很少有哪个地方的鬼楼像沈阳鬼楼这样知名。打车到该地带时,只要说是"鬼楼",出租车司机们便能心领神会,径直开过去。

位于沈辽中路31号、33号的那两栋9层连体楼,就外观而言极为普通。31号楼一层有一家旅馆、一个浴池、一家门窗店,还有一间挂着"铁西区市容管理办公室"的牌子,从二层向上则是住宅,大概有三十多户人家。33号楼通过二层的一通道与31号楼相连。一层也是商用门面房,二层是旅馆。与31号楼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三层以及以上的房子全都空着无人,阳台上的窗户甚至也已经被全部拆除。

一个长达十几年的谣言伴它至今,这里,便是沈阳著名的"鬼楼".

与各地所谓鬼楼相比,沈阳"鬼楼"的经典之处,在于有一种所谓的"灵异"现象。据说这座楼上的住户曾碰到这样的怪事:晚上明明睡在床上,第二天早晨却发现到了床底下。其他诸如半夜能听到女人的哭声、窗户会自动打开等,多是所有"鬼楼"的共性,无甚特别之处。

沈阳铁西鬼楼

随着 《京城81号》影视的热播,电影中出现“凶宅”“鬼宅”,引起了网民的高度关注,网上热搜,京城四大鬼宅等灵异事件一一出现在网友面前,西单小石虎胡同33号也上榜。

这个概念自古至今,海内海外都有,之所以被称为凶宅,大多是由于住进的人横遭厄运或是有“不干净 的东西”出没。

京城四大鬼宅指的是朝内大街81号、西单小石虎胡同33号、虎坊桥 湖广会馆、西安门礼王府。

接下来让我们一一了解下京城四大鬼宅的灵异事件。

《京城81号》剧照

沈阳鬼楼的传闻至少要追溯到十几年以前。那时恰是"鬼故事"刚刚走红之际,敏锐发现这一动向的当地电台曾在午夜就此辟出"张震讲故事"栏目,结果一炮打响,擅讲鬼故事的主持人很快"红遍长江以北".十几年后,当南方周末记者来到沈阳调查鬼楼传闻时,一本名为《鬼吹灯》的书正在全国窜红,被各家书店摆在显著位置。还有一本名为《西藏禁书》的也在网上流传,以各地的"灵异事件"为主要内容,其中有一章专门讲述沈阳鬼楼。

然而,对于沈阳鬼楼传说中的所谓"灵异"事件,南方周末记者调查发现,没有人能给出哪怕一点的确切根据。

蒋凡林在31号楼已经住了10年,他刚来的时候就听人说过"睡觉移位"的异事,可仔细打听,究竟是谁、什么时候、在哪里--睡觉时从床上跑到了走廊里,却没有一个人说得清楚。

鬼楼所处的永善里小区居民老孙听到得更早一些。据他回忆,原永善里商店的经理最先给他讲了"睡觉移位"的异事,并得出33号楼闹鬼的结论。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老孙并不相信。"我说你别胡扯了,世界上哪有鬼啊。"

老蒋、老孙,此地的几乎每一个居民,都曾接待四面八方的来访者,不厌其烦地向他们解释鬼楼的真相。然而谁都没有料到,鬼楼的说法却还是源源不断地流传,并被演绎成更为离奇的版本。

沈阳铁西鬼楼事件

"鬼楼"身世

"鬼楼里住的不是'鬼',而是'黑户'."

南方周末记者调查得知,31号楼和33号楼的开发单位是一家--原沈阳集体经济房屋开发公司。这两座楼是该公司开发的永善里小区二期工程,当时分别命名为1号楼和2号楼。居民们说,因为资金问题,盖楼时前后换了多个承建商,从1984一直盖到 1992年。中间几度停顿,甚至有鸟类在楼上筑巢。

33号楼旅馆的邓先生说,两座楼盖好不久,因为欠资问题,债主们就将开发商告上了法庭,法院随即将33号楼三层及以上房子查封。此时整座楼的水电煤气等尚未开通。因此,这其实是一座"烂尾楼".楼上并非因为"闹鬼"导致住户搬走,而是根本就没有人住过。

33号楼一、二层则被原永善里商店所占用,这也是整栋楼仅有的已使用楼层。邓先生曾是原永善里商店的员工,据他称,当初集体经济公司盖这座数时,原永善里商店动迁,开发商承诺大楼盖好之后将一二层返给商店。然而后来却又暗中将其转卖给别人,后来通过打官司,商店才讨回产权。另有当地居民称,在打官司中间,已经在外飘了8年的永善里商店实在等不及,大概是在1993年,于一天晚上将楼门砸开,强行入住,并自行安装水电煤气等开始使用。

永善里商店隶属于原铁西区副食品公司,该公司于1998年改制,永善里商店不复存在,更名为 "贞观商场",后再度更名为"瑞祥商店",大概因为不景气之故,商店只占用一楼部分房间,其他房间则用来出租,去年又在一楼辟出一部分开了家旅馆,二楼部分由台球厅改造为客房。有传言称,此处曾经开过一个民办幼儿园,一个孩子曾不幸死去。经南方周末记者调查,纯属子虚乌有。

沈阳鬼楼

7月14日,本报记者征得旅馆同意,从其二楼一道门一路爬上,终于探得"鬼楼"的真面目。该楼基本设施已经安装完闭,但显然未经使用。地上已经积了一指厚的尘土。有几套房的房门上贴着沈阳市中级法院的封条,时间为1993年。

邓先生称,打了多年官司,33号楼最后被判给了几家单位。结果谁都没法用,便一直空着。

前文提过的蒋凡林称,大概五六年前--正是鬼楼传闻闹得最凶的时候--曾有一位自称银行工作人员的年轻人过来设点卖楼,但呆了一个月,竟然一套也没卖出。后来,就再也没有人来理会那些空置的楼房。

当地居民对空置15年的"鬼楼"深感惋惜,"这楼其实质量不错,要是归个人的话,谁会让它白白空着?"

31号楼的命运则出现转机。由于最后的承建商接盘,卖了好几年,使该楼所有的42套房均成功售出。但与33号楼一样,当时也没有水电煤气等基础设施。住户们经数年上访,于1999年通了电。但由于承建商老范跑了,大部分房子至今也没有拿到房产证。 "鬼楼里住的不是'鬼',而是'黑户'."蒋凡林说。

传言追溯

晚上偶有灯火,便被议论为"鬼火",窗户被人打碎后发出怪声,便被议论为"鬼哭"。

沈阳铁西鬼楼

多位永善里小区的居民认为,33号楼闹鬼的说法,是由于当年永善里商店与开发商的纠纷,商店个别人放出的谣言,目的是阻止开发商卖楼。如果这种说法属实,那事情的发展着实出人意料,因为随着永善里商店入住,他们自己也成为鬼楼传闻的受害者。

巧合的是,在此期间,相邻的31号楼确也出过几件事:楼刚盖好的时候,曾因围墙倒塌压死了一个人;住户买楼装修时,工人因为偷懒,将拆下的墙皮从窗户中扔下,不慎将一捡拾者砸死;后来,一名精神病人在楼道中过夜,结果被冻死。

这几件其实并无联系的事件,成为"鬼楼"传言的催化剂,死者被传为一位老板的女秘书、一个失去儿子的母亲,鬼楼里传出的"哭声",当然也应该是来自她们。

鬼楼"闹鬼"的原因也渐渐被归结为两种:一说是这里原来曾有一座庙,盖楼时把庙拆了--事实上当地确有一座庙被拆除,但离鬼楼至少有二百米远;一说这里曾是一片坟地,盖楼时将坟地平了--事实上当年铁西区到处都是坟地,绝非这两座楼所处地带所独有。

由于物业公司未曾接手,导致31号楼的楼道一直脏乱不堪,甚至一度没人出面在楼道里装个灯泡,此外加上楼层结构有些特别,楼道内显得颇为阴森可怕。

鬼楼名声既已传出,于是有“探险者”不断造访,居民们被骚扰得不耐烦,渐渐对来访者颇没好气。一楼商场的王老板干脆将33号的楼门紧锁,且上了三把锁,上书“仓库重地”字样,以阻止外人进入。从31号楼通往33号楼的一个窗户也被砖块堵死,且通道内立起一道两米高的铁丝网。这一切使得33号楼越发神秘。

沈阳鬼楼事件

楼上还贴出一份“紧急通告”,通告中称31号楼和33号楼“经查是严重影响城市规划的违法建筑物,现决定依法进行处理”,落款是铁西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

当地媒体也对此作了报道,“全沈阳都知道鬼楼要拆了”,31号楼居民老黄说。

然而调查摸底之后,此事却又归于沉寂。至今没有消息。

5楼住户蒋凡林去年曾接待过前来摸底的工作人员。据他回忆,当时曾问工作人员,好好的楼为什么要拆?对方回答是因为与对面新建的楼“不协调”,“我说胡扯,我是学美术的,这楼怎么个不协调法?”最后蒋老汉在意见表上写道:谁要受谣言影响拆这座楼,谁就是败家子。

未经证实的消息说,鬼楼拆迁搁浅的原因,主要是两座楼皆属高层,占地面积太小,开发利用价值不大,加上住户又较多,补偿费用偏高,难有开发商愿意接手。此外,由于房地产业向来讲究“风水”,将来新盖的房子会不会因为“鬼楼”传闻卖不出去,也是一个未知数。

实际上,早在5年前的媒体报道中,亦曾提出要“抢救31号楼”。报道中称,铁西区委、区政府及区房产局表示将“力争尽快解决该楼遗留的问题。”然而5年前即“力争”解决的问题,如今仍旧搁置。

搁置的结果则是谣言的再次盛行。好事者再次以既定的“鬼楼”逻辑加以解释:你看确实有鬼吧?要不政府能不敢拆?

沈阳鬼楼事件

本文地址:http://disc.gxjf100.com/201905/96113.html


【责任编辑:阿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