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短篇鬼故事小说集——校园诡异的电饭锅

2019-05-28 | 见丰网
阅读(

校园鬼故事相信大家都听说不少,今天小编给大家讲讲校园鬼故事之校园诡异的电饭锅……

闻着电饭锅里不停冒出来的香气,江小鱼的肚子咕噜噜响了起来。他打开电饭锅的盖子想看鸡翅好了没有,腾腾的蒸气散开些之后,他用筷子夹了一只鸡翅出来,刚要放进嘴里,忽然一下把电饭锅盖子和筷子都扔到地上,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

网吧里闷闷的,灯光昏黄压抑,薛文啸有些头疼。见简翼和龙涛玩得正HIGH,他关了显示器,缩进了靠背椅里眯上了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觉得眼前一亮,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见显示器又打开了,而且正播放着一段视频,让他意外的是,视频里出现的竟然是室友江小鱼。他坐在一个黑乎乎看不清背景的地方,木呆呆地看着镜头,似乎在说什么,可是一点儿声音也没发出来。

薛文啸赶紧把耳麦带上,但还是没有声音。

他想叫简翼和龙涛来看,可是当他看清身侧的情况时,鸡皮疙瘩瞬间布满全身。

只见整个一排机位空空如也,一个人影都没有。他腾地站起来惊慌观望,整个网吧竟然都没人了。一个个冷冷的显示器发出幽蓝的光,混合着昏黄的灯光显得诡异幽冷。一台台主机嗡嗡地响着,像是魔鬼的呼吸,吸尽了网吧里的生气,吐出来无尽的恐惧。

“网管?”薛文啸大声地喊道。他已经忘记了显示器里正播放的奇怪视频。

没人回答他,人都消失了,消失得干净彻底。

薛文啸吓坏了,大步向门口跑去,但是门锁得严严实实的。他又跑到窗前拉开厚厚的窗帘,外面是深沉的夜色,雾蒙蒙的,看不见灯光,看不见星,似乎网吧穿越到了另一个混沌的世界。

现在这个混沌的世界里就只有他薛文啸一个人,他似乎无路可逃了。薛文啸惊恐地哆嗦着不知所措,这时候,一个脑袋轻轻贴在了他的肩膀上,一丝幽幽的语声渗进耳朵:“为什么你不好好地听我说话?四处乱跑什么啊,难道你忍心眼睁睁地看着我死吗?”

薛文啸定住了般不敢回头,但是眼角的余光仍然可以看到江小鱼惨白扭曲的面容正似笑非笑地贴在旁边。

薛文啸肩膀一痛,“啊”地一声惨叫,醒了过来。

999个恐怖短篇鬼故事之夜遇女鬼

夜已经很深了,一位出租车司机决定再拉一位乘客就回家,可是路上已经没多少人了。

司机没有目的的开着,发现前面一个白影晃动,在向他招手,本来宁静的夜一下子有了人反倒不自然了,而且,这样的情况不得不让人想起了一种,人不想想起的东西,那就是鬼!!!

可最后司机还是决定要拉她了,那人上了车,用凄惨而沙哑的声音说:“请到火葬厂。”司机激灵打了一个冷颤。难道她真是……他不能再往下想,也不敢再往下想了。他很后悔,但现在只有尽快地把她送到。

那女人面目清秀,一脸惨白,一路无话,让人毛骨悚然。司机真无法继续开下去,距离她要去的地方很近的时候,他找了个借口,结结巴巴地说:“小姐,真不好意 思,前面不好调头,你自己走过去吧,已经很近了。”那女人点点头,问:“那多少钱?”司机赶紧说:“算了,算了,你一个女人,这么晚,来这里也不容易,算 了!”“那怎么好意思。”“就这样吧!”司机坚持着。

那女人拗不过,“那,谢谢了!”说完,打开了车门……

司机转过身要发动车,可是没听到车门关上的声音,于是回过了头……那女人怎么那么快就没了?他看了看后坐,没有!车的前边、左边、右边、后面都没有!难道她就这样消失了?

司机的好奇心那他就想弄个明白,他下了车,来到了没有关上的车门旁,“那个女人难道就这么快的走掉了,还是她就是……”他要崩溃了,刚要离开这里,一只血淋淋的手拍了他的肩膀,他回过头,那女人满脸是血的站在他的面前开口说话了。

“师傅!请你下次停车的时候不要停在沟的旁边……”

做了噩梦之后,薛文啸再也睡不着了,好歹捱到了天亮,网吧刚开门他就拉着简翼和龙涛跑了出去。

回到合租寝室的时候,江小鱼不在,薛文啸的心更乱了。

寝室里有股浓烈的香味,来自厨房里的电饭锅。简翼早饿了,直接进到厨房里打开了电饭锅盖子,然后就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薛文啸和龙涛赶紧去看,只见简翼张大着嘴看着电饭锅,像电饭锅里炖的是人肉一样。

薛文啸一步蹿过去,当他看见电饭锅里的情形时,也吓得呆住了。电饭锅里并没有炖着人肉,但确实有一个人在电饭锅里,是江小鱼。

电饭锅其实算是空的,但是金属的锅底却多了一样东西,江小鱼惨白的脸从锅底如浮雕一样凸起来,和电饭锅长在一起了!

薛文啸定定神,伸出手去,想确定一下那张脸是不是肉做的。

他没有摸到那张脸,因为就在他的手指将要触碰到它的时候,那张脸突然活了,变得疯狂狰狞,刺耳地尖叫着,几乎要撕裂的嘴里冒出殷红的血来,很快就淹没了那张脸,冒出电饭锅外!

三个人嚎叫着;经典爱情故事中出了房间。

江小鱼消失了。QQ不上,手机不开,彻底联系不上了。

还好薛文啸和龙涛、简翼并没有吓破胆,他们在外面冻了半天之后还是决定回去看一看。他们不能确定电饭锅里是否真的是江小鱼,事关朋友的生死,冒险也要回去一次。

并没有满地的血从门缝流到楼道里来,屋子里甚至没有一丝血迹。电饭锅安安静静地在厨房里待着,盖子放在旁边,可以看到,没有任何异常。

是幻象?

薛文啸心里知道,绝不是幻觉,因为他之前已经有了网吧那个噩梦的提醒,他们一定是遭遇了诡异的东西了。他的目光控制不住地瞄着电饭锅,也许,那里通往地狱。

他们不敢在寝室住了,找了个小旅店住了进去。

天黑的时候开始下雨,小旅店的房间里显得很冷。三个人虽然都没有先开口说害怕,但是却默默地把两张床挤到了一起。

“真的是闹鬼吗?”终于,胆小的简翼先打破了禁忌。

“我也觉得是。”龙涛立刻附和道。

“你是鬼片看多了!”薛文啸冷冰冰地说。

“老薛,你也不要完全否定这种可能,我们都看到了那个场景,这件事闹鬼的可能性最大了。我看……”他犹豫了一下,看看另外两个人的脸色,“我们最好还是躲着点儿,小鱼如果是被鬼害了,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帮他做什么,甚至会给自己招来不圭!”

薛文啸咬咬牙:“如果真的是鬼,我们谁也跑不了。睡觉吧!”

夜渐渐地深了,窗外微微的风衬得屋子里静得吓人。薛文啸不知道另外两个人是不是睡着了,他自己似睡非睡,迷迷糊糊的他感到有人趴在他的耳朵边上吹了一口气。那口气冷冰冰的,似乎一下子冷透了他的灵魂,他觉得全身都冻结了,想动动不了,想睁眼睁不开。

这时候那人说话了,“你想死想活?”

他的声音飘幽幽的,像窗外不着痕迹的风。

薛文啸的汗毛瞬间全部立了起来。

他似乎听到自己的灵魂回答了一句:“想活。”

“想活就要听我的,”那声音竞听到了他无声的回答,“我要你马上带他们回寝室去。”

“你是谁?”薛文啸在脑子里问。

那个声音没有回答他,似乎已经离开了,薛文啸也一下子能动了,他呼地一下坐了起来,冷汗浸湿了衣服。

一咬牙,他拍醒了简翼和龙涛:“我梦到小鱼在宿舍里哭,我们回去看看吧?”

“回去?现在?”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嗯。”薛文啸紧盯着他们的眼睛,“也许我们只有在这样的时候才能找到小鱼!”

“可是,”简翼心虚地说,“也许小鱼已经死了。”

“不错,他也许死了,但是如果我们不知道他为什么死,只怕我们谁也别想活!”薛文啸狠狠说完,跳下床穿衣走了出去。他知道简翼和龙涛一向胆小没有主见,他知道以什么姿态对他们有用。

龙涛和简翼果然交流了一下眼神,乖乖地下地了。

替死鬼

寝室里死气沉沉,有股淡淡的腥臭味。

薛文啸提着心,他不知道等一下是不是会突然有什么恶鬼跳出来,一口咬死简翼和龙涛。他以一个救人的借口带他们来,却可能是要弄死他们。

咕噜咕噜——

厨房里忽然传来奇怪的声音。

三个人悚然一惊。“走,去看看。”薛文啸说。

他们一起走了过去。厨房里,电饭锅插着电,里面咕噜咕噜地Ⅱ向着,锅盖一跳一跳的。

这里没人,是谁在做饭?

“我们还是走吧……”简翼怕极了。

“不行!”薛文啸咬着牙说,“小鱼一定在这里,我们不能不管他!”

然后,他拉住简翼和龙涛的手,拽着他们一起向电饭锅走去。

到了电饭锅跟前,薛文啸伸出手去,深吸一口气,猛地揭开了电饭锅的盖子。

白烟瞬间腾满厨房,电饭锅里只是水。他刚刚松了一口气,却感觉简翼和龙涛的手剧烈地抖起来。他心里猛地升起一股诡异的恐惧感。就在此时,龙涛突然大叫一声,猛然卡住简翼的脖子,一下把他的头按进了还翻着水花的开水里!

简翼歇斯底里一声惨叫,挣扎出来,就那么一瞬,他的头已经不见了,似乎融化在了开水里。龙涛却似乎疯魔了,又把简翼按进去,肩膀、胸腹、四肢……就在薛文啸目瞪口呆时,简翼整个人都消失了,融化了,只有他凄厉的惨叫还在满屋子的蒸气中回响个不停。

龙涛“咯咯咯”地笑着,直勾勾看着薛文啸,那样子似乎在说:“下一个,就是你!”

薛文啸嚎叫一声逃了。

谁是低语者

薛文啸一路疯跑,逃到一个远远的角落,剧烈地呕吐起来,眼看着那残忍的一幕,他的五脏六腑都被揉在一起了。

龙涛那疯狂的样子,一定是中了鬼的蛊惑。

现在薛文啸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那个低语声会放过自己吗?他失魂落魄地走着,一抬头,发现自己竞走回了寝室楼下!

龙涛在里面,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是不是还是那么疯魔。薛文啸心里忽然一动,他觉得自己该进去看看,恶鬼的话是不可以相信的,它会害死小鱼和简翼,也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地放过自己,也许只有反击才有活路。他想到小鱼和简翼都是死在了电饭锅的“手下”,也许那就是恶鬼的根源,他要去毁掉电饭锅

薛文啸一咬牙,上楼了。

房间里血腥味依旧,龙涛已经不在了,电饭锅冷冷的,看来是好久没用过的样子。薛文啸抱起来把它狠狠摔在地上,然后大力猛踩,又用菜刀砍、凳子砸,终于把电饭锅弄得支离破碎,面目全非。

然后他逃也似的冲出了寝室。

他没想到回到小旅店竟然看到了龙涛。他像暴风雨打过的小兔,缩在墙角瑟瑟发抖,连薛文啸进来了他都完全没有反应。

“龙涛,你没事吧?”薛文啸走过去小心地问。

“是我杀了简翼吗?不是我做的,不是我啊!是他,是他做的”

“是谁?”薛文啸诧异地问。

“江小鱼!”龙涛大喊着,“是他抱着我的手臂杀死了简翼!”

薛文啸大惊:“他是鬼?”

龙涛打了个寒颤:“我们逃走吧……”

“逃走?”薛文啸的脸上闪过一丝凶狠,“逃走能解决问题吗?小鱼如果是鬼,我们要怎样彻底消灭他才是我们该想的。”

“我已经说过了,那天,你们几个人去了网吧,我自己在家焖鸡翅饭。谁知饭熟了,我打开电饭锅就被里面的情形吓到了。里面根本不是什么鸡翅饭,而是一张鲜血淋漓的脸。我夹在筷子上的,正是那张脸上的眼睛。”江小鱼说。

“是简翼?”

“不是,”江小鱼说,“只是一张腐烂的脸,它在电饭锅里,直接把我拖了进去。”

“然后,我就掉进了一个空旷混沌的世界。也许因为只有你当我是朋友吧,所以我只看到了你,我求你救我,你却慌张地逃掉了,等我终于追到你要再求你的时候,简翼却一下子伸出手把你拉走了!”江小鱼说出了和那个梦一样的场景,“是他断了我活过来的机会!”

“你就为了这个?”薛文啸无比吃惊。当天,正是简翼一巴掌拍醒了他。

“这还不够吗?”江小鱼冷冷道。

“那龙涛呢?为什么要杀死他?”

“因为他出卖了我。有些事儿说出来就必须死!”

“你为什么不去找害死你的那个恶鬼?”薛文啸无法理解他的理由。

“他是鬼,我也是鬼,我一个人对付不了他的。嘿嘿,但是现在有你们了,我们四个朋友一起,也许就能报我们的仇了。你要知道没有他,你们都不会死的。”江小鱼笑着,像是在最后宣读薛文啸的死刑书。

然后,他打开了电饭锅的盖子。

本文地址:http://disc.gxjf100.com/201905/96127.html


【责任编辑:阿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