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重中所见异象——判官、小鬼和锁链……

2019-07-04 | 见丰网
阅读(

病重中所见异象——判官、小鬼和锁链……

从前我不喜欢宗教,尤其是佛与道,神神鬼鬼、磕头烧香、这个不许那个不让的,真是一脑门子官司,令人烦不胜烦。但是,人生当中一些不寻常的经历不但会改变你的性格,就连三观也会受极大的影响,于是你的精神框架无形中得到重塑。至于幸还是不幸,这需要时间给予你明确的答案——也许,这就是命运?

就在我投亲到上海后的2003年的一个夏夜里发生的事,令我对宗教有了重新探究的兴趣和认识——也许宗教教义里的鬼神、地狱天堂并非仅仅是让你顺服的工具和想象,也许在我们这个二维空间以外真的有某个我们未知的“灵异”世界。

那时我和一女孩合租住在梅陇镇上华东理工大学教师公寓的一个很旧的两居室里。室友住主卧,我住在北向客卧(比较安静)。家具电器都是房东提供的。我睡的床是浙江那种木架草编床——床底板是用一种细草编织而成(不知这种现在工艺和材料还有没有了),虽然中间已被压的有些凹陷了,但是还是相当稳固舒适。这床少说也有三四十年了吧。床的对面是个很老的红棕色三门大衣柜,一扇柜门上镶着个早已斑驳不堪的镜面,柜子里面还有不知谁留下的旧衣服。我不喜欢照着床的镜子,影影绰绰的总给我一种房间里不只我一个人的感觉。于是就把它用一块花布钉在柜门上遮住了。柜子里的破衣服我打了个包,以后给房东让他处理好了。彼时我在一家全英资公司上班,工作节奏很快、压力大、竞争激烈。为了能早日摆脱租房住的“流浪”生活,我拼命工作,早上乘最早一班地铁离家,晚上敢最晚一班地铁回窝。实实在在的变身蚁族,连见个☀都变成一件难得而奢侈的事情。每天睡眠时间不超过五小时,全靠周末捂在家里“恶补”。吃饭除了20块一份的“猪排饭”,就是楼下宁波小老板开的一个十平“美食馆”(被迫吞下n多地沟油)。

再强悍的人也有被累垮的时候。在一个炎热的周末夜晚,大约九点左右,还在“睡眠恶补”的我突然感到腹部不一阵绞痛,接着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差点吐了。我猛地坐起来,发现自己头晕眼花,虚弱无力。绝对不能吐床上,我赶紧挣扎着下了床冲进洗手间,一张口,胃里的东西瞬间喷涌而出,再晚一秒钟就吐到客厅了,唉……室友出去约会还没回来,看来只有靠自己了。蹲在马桶边上吐了半天 ,感觉连胆汁都吐出来了,口里净是苦味儿。感觉稍稍好点,想站起来倒杯水漱漱口,刚一起身,眼前一片漆黑,两腿一软噗通一声就瘫坐在了地板上——幸亏我俩平素还算爱干净,地板上不脏……恶心还是阵阵袭来,索性坐在那里抱着马桶狂吐,直吐的前胸贴后背,五脏六腑都要吐出来了……天啊,这是怎么了!?是不是食物中毒了!?好像最近也没乱吃东西啊!……记得床头的书桌抽屉里还有腹可安和头孢,吃几粒试试。我拼命地撑着马桶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地回到卧室,坐在床沿上就着书桌上的半杯凉白开吃了四粒腹可安和两四粒头孢。刚想躺下休息,一阵剧烈的恶心伴随着腹痛涌上来,我赶紧再次冲进洗手间跪在地上抱着马桶狂吐,吐完了就瘫倒在地板上,有那么一阵儿,感觉自己似乎失去了意识……此时我的身上一片狼藉,胸前和头发上沾着水和一点呕吐物。腹痛更加剧烈地阵阵袭来,天啊,到底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快要死了吗?不不不!我还年轻!我不想死!——不行,我不能在这“坐以待毙”,我要自救,我要去医院。离我家不远就有医院,楼下打车也很方便,但至少要回卧室换身干净衣服才能出门啊!我挣扎着想坐起来,但试了几次都不行。在那一刻,真想打个电话给哥嫂,让他们快来帮帮我

本文地址:http://disc.gxjf100.com/201907/96178.html


【责任编辑:阿诺】
分享到: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