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屋惊魂2

2021-01-13 | 见丰网
阅读(

鬼屋惊魂2

上一篇:《鬼屋惊魂》

我搂着老婆,两人一言不发,就这样傻傻痴痴地坐到天亮。

夜,黑咕隆咚的,静得出奇,甚至可以听得见一根绣花针落地的声音……

接下来我们的租房隔三差五的发生一些恐怖怪异的事情。

一天下午,我们下班回家,发现租房门口的那条土路上零零碎碎的滴着血,血滴非常新鲜,星星点点的一直延伸到我们的房门口,并且在门口那里流了好大一滩……

还有一天晚上,睡到半夜,突然“砰”地一声,我们窗户上的一块玻璃被砸得粉碎,第二天,我起床检查,发现防盗窗被砸得变了形,玻璃溅了一地,在窗外的排水沟里,我找到一块带血的石头……

租房闹鬼的事情迅速在工厂里传开了。

工友们七嘴八舌的,他们当中就数川哥的嗓门大:“哎哟,怕啥子鬼哟,老子火气旺,阳气高,鬼算个锤子嘛,老子连阎王都不怕!”川哥,四川人,大胡子,大嗓门,火爆脾气,耿直性格。“当初在老家,哪个屋里死了人,抬棺材的时候,老子总是抬那个煞气最重的位置。怕个鸡巴,要是真的有鬼,老子把它捉来煮着吃啰!”也许是四川人花椒吃得多的缘故,川哥连说话都带着一股辛辣的味道。

阿良,我们包装部的工友,江西人,我叫他老表,是我最近结识的好朋友。

阿良对我的说法表示怀疑:“不会吧,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还相信鬼那一套?”我无奈地摊开双手:“其实以前我也不相信鬼的,但是最近我们头上都发生了这么多的怪事,那又如何解释呢?”“要不我们叫上几个兄弟今晚过去给你看看?”我高兴得使劲点头“要得,要得,今晚我请客。”

一同前往的有阿良,川哥,还有一位湖南小伙子勇仔。

勇仔是我老婆她们车间的电工班长,这家伙大学生来的。

我买来一张席子,摊在地上,点上蚊香,他们三个就在地上合衣而眠。

可是一连几个晚上都过去了,租房里愣是毫无动静。

这时川哥开口说话了:“我说嘛,老子阳气高,有老子在,鬼都不敢近身。”

老婆笑着说:“想看热闹,得有耐心,鬼并不是每天晚上都光临这里的哦。”

到了第四天半夜,正当人们的警惕慢慢松懈下来的时候,突然听到防盗窗被摇得哐哐响。

我们几个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被惊醒了。

阿良拿手电筒往窗户上一照,吓得尖叫一声,触了电似的慌忙退到了墙角。

只见窗前立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她瞪着一双恐怖的大眼睛,脸上血肉模糊的。紧接着一只血迹斑斑的手从被砸烂玻璃的那个破洞里伸了进来,向里边乱搅,指甲足足有一寸长!

我们几个不约而同地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尖叫声,就这样对峙着……

我们对峙了大约几十秒钟,那双血肉模糊的手最后慢慢缩了回去,随即女鬼便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第二天,川哥跑过来找我,他说他今天请了假,得去找个法师驱驱身上的鬼气。“老弟,你们几个也去看看吧,这种冤死鬼很厉害的,万一被勾了魂,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哟。”我告诉他,我这个月的假用完了,要去也得等到下个月。临走的时候他说:“格老子的,老子都活到这把年纪了,死人都送走了好几百,还从来没有被这样惊吓过。”

虽然受到了惊吓,但阿良和勇仔仍然答应晚上去鬼屋里陪我们。多好的兄弟啊,我心底涌起一股莫名的感激。

勇仔从工厂里带出来两条电线,又吩咐我买一个按钮开关。嘿,这家伙,我还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勇仔麻利地拆下租房里的插座,用电笔指指点点,把电线接到插座和买来的按钮开关上,然后又用另外一条电线连通了开关和防盗窗。

“这样行吗?”我不解地问道,“暂时还没有把握,不过到时候也许会起点作用。”

但接下来又是几个平安夜。

两位兄弟每晚都来。

那天晚上,我们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从屋后传来了一阵凄厉的哭声,过了不久,又听见防盗窗被摇得哐哐响。

阿良看准时机,迅速按下了开关。

只听见窗外传来啊的一声怪叫,接着是咚地一声闷响,好像是有个什么东西掉到了窗外的排水沟里。

窗外又恢复了死一般的沉寂。

大概过了一两分钟,窗外传来了一阵“哎哟哎哟”的呻吟声,“哎哟……救命啊……,哎哟……”

我惊愕地张大了嘴巴,窗外那哎哟救命的声音一直持续着。

“你到底是人是鬼?”我大声吼道。

“我是人,不是鬼……哎哟……快来帮帮我,哎哟……疼死了……”

我拿了把菜刀,阿良找了根木棍,勇仔操起晾衣杆,三人迅速绕到了屋外的窗户旁。

只见窗台下的排水沟里躺了个人,嘴里不断地呻吟。

阿良拿手电一照,吓得浑身一颤:此人模样十分吓人,头发凌乱,脸上血肉模糊的,指甲足足有一寸长!活脱脱的一个恶鬼!

见此情景,我们几个都有点犹豫了。

“我是人,哎哟……,小兄弟,快帮帮我,哎哟……疼死了……”

勇仔抬着双脚,我和阿良每人提一只手,三个人连拖带拽地把她抬进了租房,扔在地上的那张席子上。

“狗日的,这个死疯子,深更半夜的跑到这里来吓人,你知道害得我们有多苦吗?我恨不得宰了你!”我怒气冲冲地骂道。

“不对,这个人好像在哪里见过。”还是老婆眼尖,看出了其中的端倪。

老婆倒了一盆水,准备给她抹一把脸。

“嫂子先别急,等我拿手机拍几张照,留个证据。”呵,别看勇仔这小子年纪不大,平时沉默寡言的,非常低调,但办起事来,想得比我们都周全。

洗过脸后,我立刻看出来了,我大惊失色,怎么也想不到,此人竟然是老板娘!

她脸上那些吓人的红色根本就不是什么血迹,而是某种涂料,那长长的指甲也全是假的,被老婆一一掰下来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快说!”我大喝一声,猛地把菜刀拍到桌子上,“今晚你若不把事情说清楚,别怪我们手下无情!”

阿良也用木棍敲击着地面,在一旁虚张声势。

“兄弟们,别冲动,别冲动……,我说,我说……”老板娘一边支支吾吾地说,一边使劲揉着她的后脑勺,老婆拿手电筒跑过去一照,只见她的后脑勺上起了好大的一个包。我想可能是刚才她触电倒下去的时候在排水沟里磕的吧。

叫你扮鬼吓人,活该!

“反正你们都已经知道了,其实这一切都是假的。我装鬼吓人,就是想把你们赶走,这房子好重新租,顺便拿了你们那5000千块钱的租金。可是你们太厉害了,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像你们这样的。”

我恍然大悟,气得鼻子都歪了,原来这是一场精心导演的骗局啊!奶奶的,天底下竟然有这样的人!

“那吓人的哭声也是你扮的?”阿良问道,“不是,是这个。”老板娘从口袋里掏出一个MP3,勇仔接过按下按钮,里面传出一阵令人抓狂的笑声……

“那么我再问你,这座房子死过人吗?”“从来没有死过人,房子是我们租来的,一年租金都要一万多块,如果赶不走你们,我们还得赔钱呢。”“那为什么有人说这里死了好几个人呢?”“哦,是那老头子吧,他是我们同伙,还有卖荔枝的那个也是。”

我全明白了,这些狗杂碎,这段时间害得我和老婆掉了好几斤肉。

“那你说,你们这些狗娘养的还做过其他坏事没有?”老板娘沉默了,一个劲地揉着她的后脑勺。

“快说!不然打折你的狗腿!”阿良拿着木棍向前跨了一步,我也顺便踢了她一脚。老板娘哭了。

“我说,我说……这座房子我们租了5年了,另外我们还在别处租了几个这样的地方。”

“新哥,良哥,我们报警吧,这样做是犯法的,绝对是诈骗罪!”勇仔说道,“这种人,不能便宜了他!”

“别报警,别报警,你的租金我退给你,另外我愿意赔钱,赔钱还不行吗?”

我想了一下,“赔钱,赔多少?”老板娘停顿了片刻,“赔一万块,你看行吗?”

“哼,一万块钱,你知道我们遭了多少罪吗?至少两万,少一分,就立即报警,送你们到大牢里去蹲个十年八年的。”我斩钉截铁地说。

老板娘沉默了一阵,“我打电话商量一下可以不?”我点点头。

她用粤语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通,然后挂断电话,她说:“可以,马上送钱过来。”

天还没亮,钱就送过来了,送钱的,是那遛狗的老头。

……两万块钱,我们留下一万,另外一万给了阿良和勇仔。他们说什么也不肯要,我再三坚持,他们终于收下了。

我和老婆是诚心的,如果不是他们哥俩,我们不知道还要煎熬到什么时候呢,或许真的会闹出神经病来呢!

为了不招来报复,我带着老婆离开珠海来了到深圳。

后来我们后悔了,当时要是听勇仔的,报警就好了,因为我听说这种鬼把戏还在延续着,而且大有蔓延开来之势。

各位朋友,你们可得当心哟!

Hellow!卓玛的故事到这里就讲完了,怎么样?如果各位还觉得马马虎虎过得去的话,可别忘了给我留言哦!

金子是黄的,银子是白的,票子是花花绿绿的,眼睛一红,有些人的心就会变成黑的。出门在外我们身边有太多太多为了金钱而不择手段的人,我们得时刻警惕!

------卓玛敬告

(共两章,完)

查看更多:《真实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disc.gxjf100.com/202101/106746.html


【责任编辑:阿诺】
分享到:
上一篇:诡异秘林
关键词: 鬼屋惊魂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