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录之过阴(中)

2021-01-14 | 见丰网
阅读(

灵异录之过阴(中)

上一篇:《灵异录之过阴(上)》

大概二十分钟我们就到了刘女士所给的地址,那是一栋建筑比较老式风格别致的二层小洋房,气派之余也不乏几分神秘。虽说江浙一带如此豪华的建筑并不少见,但眼前所见到的一切却不由得我不去赞叹一番啊、一脸焦急不安的刘女士冲我们招招手,身旁还有个看上去应该是佣人的阿姨也站在大门口等着。

别着急,再把刚才发生的情况详细的说一下。

随着刘女士的带领,我们走进了房子里,爷爷微微皱着眉神情凝重的边环视四周边开口问道。

是这样的苏师傅,从您那儿回来我就马上去准备录像机,本来想等母亲睡着之后再放进她房间,可没想到我从院外进来的时候母亲就不见了,秦阿姨也帮我找了好半天还是没有看到母亲。刘女士说着指了指那个佣人模样的阿姨,而我对她和爷爷的对话没什么兴趣倒是被楼顶的阁楼吸引住了。

就在我们都很着急的时候,母亲她突然…突然从我身后拍了我肩膀一下,吓的我猛地回过头就看见她正冲我笑…那种笑十分不正常,双眼无神脸色惨白…阴…阴森森的…

女人惊恐未定的讲述着,说完我们几人就已经来到了二楼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门口。女人轻声告诉我们她母亲已经睡下了就在里头,然后便将门推开。

大姐,你刚才不是说在找这位奶奶的时候被拍了肩膀么…怎么现在这老太太却好好的躺在床上啊?打开门,我瞥了床上的一个背影,有些不解的问道。

本来看着老人那样子是挺吓人的,不过她只是看着我那么阴森森的笑,我就试着和她说话母亲只说很困就让我扶她回房间,就没在出什么别的事然后苏师傅你们就赶来了。

刘女士,请你再仔细回忆一下你母亲生病之前还有没有别的特别的事情发生过呢?比如有没有突然多了什么东西或是碰到过什么人?

爷爷说完然后示意不要打扰老人休息,就准备关上房门,可就在那扇门即将合上的那一刹那,我的余光忽然又瞟到了老奶奶躺着的那张床上好像看到了别的什么,那是什么…感觉中冷冷的直直的正盯着我们的…一双眼睛!

我们径直下楼到了客厅,不得不说有钱人就是会享受啊连客厅都能装潢的如此有格调。坐到宽大舒适的软皮质沙发上,环顾一圈足有一百多平米的客厅心中不免发出了一声感叹。

我母亲除了提起想要回广东好像就…

那个…您看…楼上的包裹要不要拿下来?

正当刘女士思索的时候,刚刚和我们一起进来的秦阿姨将手中托盘里的茶摆在每人面前,听到我们的谈话便打断刘女士并指着楼上问。

楼上?也许还是刚才在那个房间感受到的诡异感觉吧,听到这两个字我的心脏和大脑神经不禁用力的猛跳了一下。

什么包裹?我怎么不知道楼上有包裹啊?

是这样,就是上个月底吧,有天下午我接到一个电话说是从佛冈县孤儿院打来的,他们说老夫人一九五三年离开的那里被一对夫妇领养,后来有人送来她父亲的遗物想归还给老夫人但因为年头太久一时联络不上,就由孤儿院暂时保管,直到不久前有当时回乡的村民帮忙辗转找到了家里的电话和地址,这才打过来核实一下情况。我当时以为是打错电话想挂掉,不过那头却明确说出老夫人原名叫陈美兰,被领养后改名为季晓悦。我一听当时也犹豫了半天,不过听那头说如果没错就用包裹的形式将东西邮过来,我想这也不会怎样如果不是大不了就扔掉呗…所以就答应了…

这事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啊?秦阿姨?

本来那天晚上想等您回来告诉您的,不过一时忙给…给忘了,没几天就真的有个包裹寄过来了…就放在楼上的阁楼里…

看的出刘女士对于这种私做主张的行为十分不爽,但介于有客人在场便没有对那个阿姨发作,摆了摆手招呼她下去转过脸看向我和爷爷。

既然这样,就去看看那个包裹,兴许可以找到什么蛛丝马迹呢。见爷爷没做声,而我的好奇心却被这突如其来的什么包裹吸引了,就率先开口提议。

等等…

我刚站起身就被爷爷一声喝住,弄得我僵在原地。刘女士似乎始终都不怎么信服我看都没看我,倒是挺急切的向爷爷问道:苏师傅,您看接下来该怎么办啊?

今晚我们留下来观察一下你母亲的状况,至于那个包裹我要明天白天才可以去看。爷爷长出一口气,接着说:还有啊,你要去准备一只小碗里面放满水,还有一双木制的筷子…还要麻烦你给我们爷俩准备一间最靠近阁楼的房间,要安静不能被任何人打扰。

呃…哦哦,好的,我知道了…

女人仍旧没有看我一眼起身就去准备房间和东西,我觉得很是尴尬识相的又坐下来,为了避免爷爷的斥责我就将看到那双眼睛的事告诉给了老爷子,边说还边做出一副害怕的模样来换取同情。

小飞…爷爷对我的话似乎毫无兴趣,突然叫了我一声。

啊?怎…怎么了爷爷…我停下手里比划的动作,傻愣愣的瞅着爷爷应道。

还记得出门之前我和你说今天要教你什么了么?

呃…玄门道术…过阴之术…

嗯…所谓过阴啊就是活人要到阴曹地府走一遭,为的是要替死去的人传话给活着的人。你怕不怕啊?

怕!那是不是我就不用学了?

哼!不学可以,只要你苏小飞敢说一句你不是苏家的子孙,不是我苏宗仁的孙子就可以不用继承这玄门道术!

我明白爷爷这话根本就是用另外一种方式在指责我嘛,无论怎样我也不可能因为不去学习道术就否定我是苏家的后代啊。因此为了不再激怒爷爷,就只好硬着头皮点点头说我学。

等房间和需要的东西都准备齐全后,刘女士招待我们用了笑靥,然后便带我们来到二楼和老太太房间正好相反方向的一间房间前,秦阿姨正在里面打扫见我们进来就拿起地上换下来的旧被褥走了出去。

有什么需要就找秦阿姨…刘女士也准备出去,临关门的时候好像想起什么又补充说:苏师傅,那个录像机还用放进母亲房里么?

这次我学乖了,没有多嘴安安静静的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呢。不过还是用余光瞄了爷爷一眼,只见他正面无表情的看着我,然后轻轻地点了下头说:放吧,录下来明天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

这时候房间里只有我和爷爷了,看着桌子上的小碗和筷子,让我想起来貌似几年前好像也见过这种组合。当时爷爷是平躺在床上,双目紧闭两臂垂直到身体两侧活像是那啥了,而他面前的供桌上就摆着一只装满水的碗和一双筷子…等一下,好像还有香炉和蜡烛啊…

小飞你过来,把这段口诀记一下。

我正想的入神,爷爷突然一嗓子把我从想象中拽了出来,接过他手中的一个小本子,我了个去比那个日记本还要破旧。拿到眼前这么仔细一看,那密密麻麻的文字顿时仿佛夹杂着一股冲劲直刺进眼睛。

玄门道人命你门开,阴阳两界速速前来;尔有牛鬼神差,吾有遁甲神凯;上至天莫挡路下至阴曹地府,探一探前往之苦…

看着看着这些口诀,嘴里就不自觉的开始叽里呱啦的念叨起来,也就是我念的正起劲儿的时候猛的脑后就是一记刺痛,跟着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感觉有一道亮光照在脸上恍的我就算闭着眼还是能感觉的到。用手摸摸脑门儿,冰凉冰凉的再揉揉眼睛,居然就这么睁开了。

我去,这,这什么地方啊?

刚刚的光亮似乎骤然消失,现在眼睛可以看到的是一片雾蒙蒙黑漆漆的树林一样的地方,但是周围却又多了一座座竖立的石碑,高低不一的排列在面前不远的空地上。于是我试着走近想看个清楚,发现每座石碑上都刻着字…

呃…啊!!!

妈呀!这些…这些石碑不…不就是墓碑么?当我看到上面的字正是一个个人名的时候,一种喘不上气的夹杂着窒息感的恐惧让我双腿发软,顿时觉得头皮发麻丝丝刺骨的寒意从脊背窜出来直冲头顶。

什么鬼地方啊爷爷…

我浑身哆嗦着呐喊着,心里有千万个想要拔腿就跑的念头但脚底下却寸步难行,眼睁睁的就看着两条腿剧烈的抖着…

忽然,不远处一个白色的影子一样的东西正一点一点的向我靠近,从开始模模糊糊的都看不清是什么到看清它的身形和长长的垂直下来的头发,直到看清楚它的脸,可是…可是那东西除了有张脸之外身下就只有空荡荡的白色长袍了。

完了,我想我是不是已经死了啊,为什么找不到爷爷更找不到自己,见那东西正以很均匀的速度飘过来我又动不了一狠心竟闭上了眼睛,如果选择一种死法我宁可被吞掉或者别的什么,但肯定不能是吓死,因为那样会头部血管爆裂的死相是在是太难看了。

你是来帮我的么…我要找我的丈夫…还有我的兰兰…

就在我刚刚把眼睛闭上的那一瞬间,一个幽幽怨怨又格外飘零的女人的声音传进耳朵,紧接着是一阵杂乱的声响,似乎突然之间周围就聚集了许多男男女女,正在不停的窃窃私语着。

下篇:《灵异录之过阴(下)》

本文地址:http://disc.gxjf100.com/202101/106762.html


【责任编辑:阿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