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班车

2021-03-02 | 见丰网
阅读(

末班车

傍晚到了下班时间,老板突然跟我们说要加班,没办法现在这个社会混口饭吃很难。只好咬着牙接着埋头苦干。

夜晚,终于结束了工作,我和几个同事有说有笑的刚一走出公司,看着天上早已升起的月色。这才发现天已经很黑了。

公司离我住的地方有十几公里,因为在郊区租房子比较便宜,交通也方便,倒两趟公交车就到了,最重要的是郊区比较安静,一到晚上不像市里这样到处都是汽笛声。

一出门就是站牌,看着同事都开着自己的车回了家,我暗自给自己加把劲,今年说啥也得买辆车、

很快,两束灯光由远而近,公交车终于来了,随着车门的打开,我连忙上去,生怕抢不到座位。不过今晚比较幸运,车上的人不是很多,我找了处靠窗的位置坐下了。

欣赏着北京城的美景,听着Mp3瞬间心情舒畅了很多,车每到一站就会上来很多人,不一会车上就挤满了人。

“大姐能不能让个座?我媳妇怀孕九个月了!”

我转头一看,一个戴着眼镜长相很斯文的男子焦急的看着我,只见他身旁一个大肚子的女人依偎在他身旁,我连忙站起来给这个孕妇让座。

这个中年男子对我说了声谢谢,他老婆便坐了下来,站起来的感觉真难受,满车厢的人互相挤着,我快觉得自己被挤成三明治了。

“大家别挤,我媳妇有身孕,谢谢大家了”

中年男子一边呼喊着一边用身体试图挡住怀孕的妻子,由于车厢里太乱了,中年男子的呼喊声根本不起作用,就在这时候,下一站竟然又上来一拨人,这车只上没下的,真气人。

我摘下Mp3放下口袋里,车上嘈杂的人声,我还哪有心情听音乐,只能像一个乒乓球一样被挤来挤去的。

“求求你们不要挤了,我老婆有身孕,大家不要挤了”

我很吃力的扭头看了那个孕妇,只见孕妇脸色苍白正在那里大口大口吸气,可能是人太多了空间又小,氧气不足。

我急忙对那个中年男子说道:“你还是带着你老婆下车打个出租车去医院吧。”

中年男子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喊道:“司机停车!我要下车,人命关天”

这个男子的呐喊只换回来司机的一句“没到站呢不能停车”我心里也替那个男人抱打不平,都什么时候了,还非得到了站才停车。

突然,一声尖叫声在我耳旁响起,我顺着声音一看,是那个孕妇,只见孕妇的座椅上流了一片血渍,这是典型的小产,如果不能得到及时救助,不仅孩子不保,大人也有可能出现危险”

“不好了,有人大出血了”

慌乱之中有乘客大喊了一句,司机听到后突然急刹车,向后看了看,一群人围着这名孕妇,司机连忙说道:“赶紧下车,别弄脏了我的椅子”

车门被打开,男子赶紧抱着他妻子下了车,司机从车箱里拿出卫生纸来到后排上,把孕妇的血液擦了干净,嘴里还不断的埋怨晦气,

面对眼前这个不讲理的司机,我们乘客都纷纷要求下车,并都发出话,再也不坐这辆车。见其他人都走了下去,我也只好跟着大家伙下了车。

司机见车上没了乘客,只好气呼呼的开着车走了,下了车后四处刮着小风,我赶紧跟着人群去前边那个站牌等车。

走了几分钟的路程,来到站牌后,发现眼前这辆公交车就是刚才下来的那个车。只听那个司机对着窗外的乘客们大声嘲笑道:“现在这个点只有我这趟车了,你们再不上来只能走着回家去吧”

这时,有着急回家的乘客打算还坐这个车,但司机说要重新投币,有些财大气粗的乘客都打的去了,有些舍不得花钱的乘客只好又上了这辆公交车,站在原地的我考虑着要不要上去?刚才还跟人家司机叫板呢,要是现在上去岂不是很没面子。不一会的功夫车上又坐了很多人,我拿出手机看了看表,都已经11点了,再不回去老公该以为我失踪了。

坐就坐,管他三七二十一的,我抓住扶手就上了车,有些女乘客刚开始也不好意思上,见我上去之后,她们也跟着上了。司机见状可乐坏了,又赚了一倍的车费。

车子开始缓慢行驶,这也是最后一个站了,司机便加速了油门,车子很快就行驶在马路上,望着窗外灯火通明的夜晚,我突然又想到了那个孕妇,满腿都是血的孕妇。

不知过了多久,车上的乘客已经下去了一半,乘上加上我只剩下六七个人,司机打开了车上的音乐,可能是为了给自己解乏。

透过车窗,我已经能隐隐约约看到前面就是郊区,马上就到了家。就在这个时候,车子突然停了下来,司机也不知道哪出了问题,便拿着手电下了车去检查。

“车子抛锚了,下来两个乘客帮我一下”

司机叫下去两个男乘客去帮忙,不知过了多久,司机和那两个乘客走了上来,司机很无奈的告诉大家,车子出了点问题,希望大家都下去帮他推车。

有没有搞错?让我们下去推车,有乘客不满的说道,就不能让拖车公司过来嘛,但司机却反驳道:“拖车不用花钱呀?再说了等拖车公司来了都到半夜了。”

没办法,面对眼前有点吝啬的司机,虽然心里十分的埋怨他,但为了自己能够顺利的平安回家,只能下去帮他推车。

我们几个站在车后用力推着,司机在上边不断尝试启动车辆,说来一怪,我们刚推没几下,车子就发动开了。不过,另我们气愤的是,车子好像一匹脱缰的马一样。很快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

“真他妈的不是个东西,我们给弄开了,他到开着车跑了”

男乘客开始用粗话骂那个司机,作为女同志的我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已经骂起他的八辈祖宗了,我想我身边的几个女乘客也和我一样吧。

没办法,骂归骂,剩下的我们几个乘客,纷纷打电话叫来出租车回家了。当天晚上我坐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中我来到一处很狭小的空间,一个用手拖着肚子的女人对着我微笑。我慢慢的靠近她,试图看清楚她的脸。等我离她只有半步之遥时,才发现她不就是那个孕妇吗?。

第二天,醒来之后,我便匆匆茫茫来到了车站,等着坐公车去公司。坐在公车上,嘴里啃着面包,看着车上闭路电视演的小品,早已把昨晚的事忘得干干净净。

正当闭路电视的小品看的正起劲时,突然画面转成了新闻,哎,我从小就不爱看新闻,正要把扭头玩手机时,电视上一副画面吸引了我。

新闻记者:“在我市西郊路段,有两公交车摔下正在施工的西河大桥下,根据司机的死亡时间来判断,事故发生时间应该是昨晚凌晨。

画面上那司机面孔,不就是昨晚那个冷漠司机吗…

新闻记者:“车上一共有三人,经过现场医护人员检测,三人都已经遇难。当画面转向后排那另外两名遇难者时。我手中的面包已经掉在了地上。我惊愕的看着那画面。

那两个人竟然是戴眼镜的男子和他的怀孕妻子…

他们不是已经下车了吗?怎么会?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倒起了口凉气…

本文地址:http://disc.gxjf100.com/202103/107080.html


【责任编辑:阿诺】
分享到:
上一篇:索命来电3
下一篇:最后一页
关键词: 末班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