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母绿戒指

2021-03-02 | 见丰网
阅读(

祖母绿戒指

郁萍与朱程谕终于有情人成眷属,在教堂举行了婚礼。

郁家和朱家为晋城两大商贾,郁家是晋城的茶王,而朱家则是晋城的药王,两家联姻从商会到地方都引起不小轰动。

婚礼办得尤为热闹,就在郁萍和朱程谕两人在神父面前起誓时,警察局的汪局长带着一群警察气势汹汹而来。

“都别动!”汪局长喝道。

这可吓坏了郁家和朱家两位当家人,他们一一向汪局长赔不是。

“今日犬子大婚,不知汪局长如此兴师动众的所谓何事?”朱会长道。

“本局长接到举报,说朱大公子贩卖违禁药品,特带弟兄们过来查查?怎么朱会长要护着自己的儿子,妨碍本局长查案!”汪局长反问道。

贩卖违禁药品按现在的法律是要枪毙的,朱会长自然不敢包庇儿子,但他晓得朱程谕虽然有些玩世不恭,但要他干这种赔命的违法事,朱程谕还没这个胆。

思此,他将汪局长拉至一边说:“本会长不敢阻拦汪局长办案,但是今日犬子大婚,局长大人可不可以往后拖延几日!朱某感激不尽,这里有三根金条,汪局工暂且收下,给朱某人个面子!”

汪局长倒也拎得清情况大有见好就收的想法,从朱会长手里接过金条,拿在手里掂了掂,鼻腔一哼:“告诉大公子叫他老实些!不然本局长绝不放过他!”

朱会长冲着汪局长一阵点头哈腰,这才打发走汪局长。

众人松了口气,婚礼继续举行。此时轮到男女双方交换戒指,郁家竟拿出一颗家传的祖母绿宝石戒指,这让在场的人不禁稀哗。

宝石的个头有鸽子蛋那么大,翠绿莹莹的不时发出一道道晶亮的绿光,如同猫儿在黑夜里睁大的双眼。

郁萍将祖母绿戒指戴在朱程谕左手无名指上,贴着朱程谕的耳根道:“这是我郁家的传家宝,传言只给接班人,如今我把这戒指戴在你手上,你不但是我郁萍的丈夫,还是我郁家茶行的接班人!”

朱程谕勾嘴莞笑,望着指上的戒指,眸底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波澜。

什么叫郁家的传家宝,这分明是他朱家的宝贝好不?

二百年前,因为战乱,郁家和朱家的祖先从辽东逃到了晋城,两人以兄弟相称,想在晋城创点事业。

有一天,他们去山里挖草药,不料在大山里迷了路。夜见天黑,两人便留在山里过夜,半夜时分,两人被一阵歌声吵醒,寻着歌声而去,见一群星星点点碧绿莹莹的鬼火在空中舞动。二人好奇,便追着那鬼火,不想进了一座古墓。

那古墓是什么年人的已不能考究,那古墓里住着位狐狸大仙,堆放着数不清的财宝。

那狐狸大仙尚未修成人形,但已能开口说话。狐狸大仙说,它是奉命守候这批宝藏的,如今遇到了两位有缘人,它的使命已完成,要将这批宝藏赠送给二人,但两人必须为它保密,不得将它的存在告诉外人。

郁、朱两位祖先,本来就是乡下耕田的农户,祖上几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宝贝,自然欣喜若狂,答应了狐狸大仙,各自拿了些宝贝走。

两人靠从狐狸大仙那得来的宝物起了家,各创了些事业。可是二人并没因此知足,想起当初离开古墓时,那狐狸大仙手上还有一颗碧绿盈盈的祖母绿戒指,二人相约再次来到那古墓。

此时那狐狸大仙正逢天劫,几道天雷闪过后,狐狸大仙受了重伤,奄奄一息地躺在古墓中,那二人居然趁此将狐狸大仙杀害,抢走了狐狸大仙手上的祖母绿戒指。

然而祖母绿戒指只有一个,郁家和朱祖二位祖先不得不争抢起,最后朱家祖先因为体力不及,戒指被郁家祖先抢了走。

朱家为此一直耿耿于怀。他们一直告诫自己的子孙,说是郁家抢了他们的宝贝,让他们想方设法一定要夺回。

两百年来郁家与朱家的较量从没停止过,到了朱程谕这代,朱程谕居然鬼使神差地恋上了郁家的女儿郁萍。

起初郁家并不答应将女儿嫁到朱家,只是郁萍对朱程谕死心塌地的,扬言非朱程谕终身不嫁,郁家二老熬不过她,不得不点头答应。

可是朱程谕却借此机会让郁萍将郁家的祖母绿戒指偷了出来。

这祖母绿戒指一出,连郁家二老都吃了惊。

“萍儿,你怎么可以将那戒指交给程谕,那可是我们郁家的传家宝啊?”郁父气得连嘴以子都在发抖。

朱程谕却在这时变了脸,将郁萍往旁边一推,拉长着脸道:“谁说这戒指是你们郁家的?这分明是我们朱家的东西!”

郁萍见朱程谕神情不对,赶紧扯扯他的衣袖道:“今日我们大婚,能不能不要吵!这戒指无论是谁的,现在都是你的了!”

朱程谕冲她一阵冷笑:“这叫物归原主,算你们郁家识相!不过这婚再也不能结了!”

郁萍如遭雷劈:“你说什么,要取消婚礼?为什么?难道你是为了这枚戒指故意接近我的?”

朱程谕倒也不否认,郁萍气得摊落在地。

郁父听闻朱家要毁婚,气得当场吐血而死,郁母连受打击自此也一病不起。

郁萍深知对不起自己的父母,在办完郁父的丧事后便显少出门。

直至十个月后,她在闺中生下朱程谕的儿子,这个孩子自出生时就很聪明,因为家里没有男子,便由郁萍和郁母一手养着。

朱程谕自拿回那枚祖母绿戒指后,朱家生意一直走下坡,就连他自己也事事不顺心,第二年,他便生了场大病,这一病便不起,大夫换了一个又一个,竟查不出什么病,只知他一个劲地咳血,吐出的血居然都夹带着一丝绿色,如同被吸了血的植物一样,吓得那些大夫说他撞了邪。

朱家二老又不得不给他换了西医,药一副接着一副吃,病却丝毫不见好转,仅仅三个月不到,那朱程谕已变得不成样。

这日朱程谕精神突然特别好,一大早就唤下人将自己的父母唤来。

“爹娘我想见见郁萍和儿子,你们能不能把她们找来?”

朱家二老,见朱程谕有点像是传言中的灵光反照,不觉心里一酸,想到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他们能不心疼么!可是郁萍的儿子是朱家唯一的香火,朱程谕提出这个时候要见他倒也合理。

郁萍自然不答应带儿子去见朱程谕,朱家二老知当年对不住郁家,纷纷给郁萍磕起头。

郁萍心善,纵是再恨朱程谕,也知他是她儿子的父亲,于是郁萍答应带儿子去看朱程谕。

此时的朱程谕已瘦得不成样,原本180多的高大颀长身躯,此时却缩成了一米五多,英俊的脸颊,如同被吸干了血肉,到处凝满了皱纹。脊椎弯曲如锅,俨然一个七八十岁的老翁。

若非有朱家二老相引,郁萍都不敢肯定就这是朱程谕,那个负了她一生的男人。

“萍儿!”朱程谕朝郁萍招招手。

郁萍对他的负心一直恨在心里,此时见他这样反倒有些不习惯,只把儿子的小手放进朱程谕干枯的大手里。

在那只手上,郁萍赫然瞧见那只祖母绿戒指,此时那只祖母绿戒指上,正泛出一道道冰冷的绿光,那绿光凶残,嗜血腾腾的如同一只刚苏醒的恶兽。

仔细一瞧,那绿色的戒面上竟罩着一层血丝,如同刚食饱的恶兽牙里还卡着几丝肉屑。

郁萍瞧着那戒指,莫名一阵心寒。

当初她将祖母绿戒指交给朱程谕,并非是因为受朱程谕蛊惑,而是那晚她梦见那狐仙,那狐仙告诉她,朱程谕并非对她真心,若她不信,把那戒指给他便知晓。

果然应了那狐仙之言,朱程谕对她并不是真心,他得到了戒指就抛弃了她,还活活气死她的父亲,郁家从此一蹶不振。

而朱程谕,自从拿到戒指,朱家也渐渐衰败,就连朱程谕也成了半死之人。

郁萍眸里一酸,觉得这戒指好邪气,抓住朱程谕的枯手将戒指拔了下来。

那戒指落在地上,一缕绿光窜出,隐约间可见一只嗜血腾腾的狐狸正浮在戒指里大笑。

本以为扔掉戒指邪气已去,就在这时,汪局长带着一群警察前来,将朱家翻了个底朝天,指着几袋违禁药品,冲着榻上的朱程谕道:“罪证在此,朱大公子可知罪?”

朱程谕真是百口莫辩,一口气喘不上来,倒在榻上再也没醒。

朱程谕的儿子见地上有个绿光闪闪的东西,觉得好玩,不时拾了起,等到郁萍想起儿子,那孩子已变成一滩血水,唯有那枚祖母绿戒指还在呼哧呼哧地吸着血水,看样子十分解恨。

最终郁萍也疯了,她捧着那枚祖母绿戒指逢人就说:“这戒指不是我的,还给你吧!”(完结)

查看更多:《民间鬼故事大全》

本文地址:http://disc.gxjf100.com/202103/107084.html


【责任编辑:阿诺】
分享到:
下一篇:最后一页
关键词: 祖母绿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