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面

2021-04-26 | 见丰网
阅读(

佛面

我不是不相信,也不确定什么,只是来讲两个道听途说的故事。

第一个故事佛脸

孟阿姨信佛,从什么时候开始那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知道每逢初一十五是一定要上供和上香的,当然香火是每天不能间断的,只是初一十五是三炷香,而平时一炷香就可以了。信佛的人都知道的,上供之前要洗手,表诚心诚意,供奉神像的佛堂(也有叫佛龛的,是钉在墙上的小阁子,用来供奉神仙,比如厨房的灶龛是用来祭祀灶王爷的)要保持清洁干净,那可是人家神仙的家,你请了回来又不打理,人家神仙也不高兴阿,不但打理还要定期给神像擦洗,跟人洗澡一样,还得洗洗脸洗洗外衣洗洗莲花宝座啥的,就都是必不可少的。

今儿一早孟阿姨就准备上香了,今天也不知是手抖还是什么别的什么原因,往香炉里上香的时候,就那么一瞬,香居然倒了,不偏不倚带火星那头刚刚好就倒在了菩萨的脸上眼下的位置,孟阿姨心中一惊,连忙给香端端正正的扶好,这才松了口气,待她抬头仔细端详佛面时,才发现菩萨的脸上还落了些许香灰,孟阿姨心里觉得有些歉疚之意,就赶紧给擦掉了,又念叨了些对不起之类抱歉的话,心里还想着:哎,还好没有落到眼睛上,否则岂不是大大的不敬?

孟阿姨收拾完就去逛早市买菜去了,和平常一样,走去的路也一样,拎着菜回家的路也一样,还是那条街那个电线竿子,可今天路过电线竿子时…

“阿!”孟阿姨疼的叫了一声。

孟阿姨疼的嘶嘶的,她摸着自己的脸,眼睛四处打量是什么东西伤了她,

原本光溜溜的电线竿子上今天不知怎的就支出一根铁丝,形状不规则的横在孟阿姨眼下,就是这个可恶的铁丝刚刚戳伤了她的脸……

好疼啊,孟阿姨边摸脸边想:平时天天走这条路也没见着有这么一根铁丝阿,要是早就有的话,之前怎么没刮着自己?

到家了脸还火辣辣的疼,孟阿姨照着镜子一看,嚯!差一点就戳眼睛里了,还好在眼皮下面一点,一道红红的印子,在镜子里明晃晃的疼着,虽说年龄大了点,但是伤了脸总是面子问题不好看阿,怎么出去见人阿,逢人肯定要问的阿,你那脸是怎么啦?她涂了点药,打算不出门了。

晚上儿子儿媳回家吃饭,儿子问:“妈,你那脸怎么啦?”

“咳,别提了…”接着孟阿姨就把今天早市那一幕给绘声绘色的描述了一番,

儿媳听了也犯合计呢,好好的怎么今天就出来个铁丝呢?

儿媳平时也信佛,

就问:“妈,你今天犯着什么了吗?”

孟阿姨低头默默的想了想,说道:“我今天给菩萨上香的时候,不小心香倒在佛面上了,给菩萨的脸烫了一下……”

“哎呀,妈,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烫哪儿了?”儿媳问道。

“好像也是眼睛下方,我说的呢,当时我还想多亏没烫到眼睛呢。”孟阿姨边说还下意识的摸了下自己的伤口,嘟囔道:“还真是同一个位置呢!”

的确,跟她早上烫到的地方一模一样,而第二天早上她去早市的时候,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个带铁丝的电线杆子了……

第二个故事两年以后的梦

孟阿姨当奶奶了,整天高兴的抱着孙子不放手,为了方便照顾宝贝孙子,孟阿姨两口子搬到了儿子家住,这样孟阿姨就可以从早到晚随时随地的看见宝贝孙子了,那真真是捧在手里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孟阿姨的儿子和儿媳也信佛,两个人工作都很忙,但是行动上倒是很虔诚,供奉佛的柜子精致也的很,佛堂摆设一样都不少,只是两个人早出晚归的,有时候连初一十五上供都要孟阿姨提醒着,

这回好了,孟阿姨搬过来,不但照顾了孙子还当上了全职保姆,每天和在自己家一样早起给佛上一炷香,这样的生活断断续续的过到了孙子该到幼儿园的年纪了,于是孟阿姨和老伴儿就搬了回来,

平时儿子儿媳也只是带孩子偶尔来看看两位老人,人家小两口的生活孟阿姨也很少干涉。

孟阿姨和娘家的关系非常好,经常回家看望老两口,孟阿姨有个小妹,叫小禄,小禄虽然家中没像姐姐家那么供奉,但是她非常虔诚,心底善良,逢庙必拜,

快年底的时候,小禄做了一个梦,梦很清晰,她先是来到了一座很大的寺庙,那寺庙的入口已经结了蜘蛛网,四处落满灰尘,小禄的感觉是那里很久很久没有清扫了,接着小禄又来到了姐姐家,这时家中有人冲她招手,可是那个人她并不认识,却感觉很熟悉,走近一看,原来是招呼她来下棋,旁边还摆好了茶水,小禄疑惑的问到,你是谁啊?那人慈眉善目笑而不语,接着伸出两根手指对着小禄晃了晃,

“二?”小禄问。

那人仍是不答话,微笑的点了点头,消失了……

小禄醒了之后印象非常深刻,她又回想了一遍这个奇怪的梦和最后晃在她眼前的两个指头,

过了不久就是小年了,姐妹们聚在一起好不热闹,谈天说地家长里短的,说着说着小禄就问姐姐,就是孟阿姨,

“姐,我前几天做了一个梦。”小禄说。

“什么梦?”孟阿姨问。

“一个跟你有关的,但是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正好今天跟你说说,你说奇怪不……”

接着,小禄就把这个梦的前前后后对她姐姐说了,

“姐,你婆家有人去世么??(一般有事死人才托梦所以她这么问),那个二是什么意思呢?”小禄问。

“二?两个?两人?落灰的庙?两根手指?”孟阿姨被问懵了,一时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过年的时候,孟阿姨准备了好吃好喝的招待儿子一家,

儿媳说:“妈啊,来看看您孙子长高了没,这两年你不在我家,我一个人忙前忙后的,又得工作又得接孩子,可不比你当初在家的时候呢,妈真是辛苦了啊。”

孟阿姨一合计,也对啊,一晃两年没去儿子家了,两年?等等?二的意思不就是指两年的意思吗?于是她就问儿媳:“你们家供奉的佛像还上香吗?”

儿媳笑呵呵的说:“嗯,上,就是有的时候忙,总忘。”

孟阿姨又问:“那佛堂你经常打扫吗,那佛像你都擦灰了吗?”

“哎呀,妈啊,哪有那时间啊,一天忙的跟什么似的。”儿媳解释连忙解释说。

“怪不得……”孟阿姨小声嘟囔说。

“妈,您说啥呢?”儿媳问。

“孩子啊,你家供奉的是神灵啊,那可是你请来的,不但要诚心诚意,你还得给人家打扫卫生啊,要不怎么安居在你家中保护你们呢。”孟阿姨就把小禄的梦跟儿媳说了,

儿媳听后也恍然大悟,

连忙去买一新毛巾给佛像擦洗干净,毕竟两年没打扫了,真的落灰了,还把供佛的柜子仔细的擦了一遍,从此,儿媳再不敢怠慢。

梦中究竟是谁备好了茶水约小禄下棋呢?

查看更多:《真实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disc.gxjf100.com/202104/107354.html


【责任编辑:阿诺】
分享到:
上一篇:画中魄
下一篇:最后一页
关键词: 佛面